《hentai研究者的奇妙冒险》#5

  • # 玩家杂谈
  • # 二次元
  • # 原创文学

书接上回

 

《hentai研究者的奇妙冒险》#1
抱头防守 2021-03-14
《hentai研究者的奇妙冒险》#2
抱头防守 2021-03-15
《hentai研究者的奇妙冒险》#3
抱头防守 2021-03-19
《hentai研究者的奇妙冒险》#4
抱头防守 2021-03-21

 

第五回:命里有时终须有  恶人自有恶人磨

 

“暂且不管此人品行如何,眼下打倒并制住那达利斯魔才是第一要务。”宇文天成及时出言制止阿依莎,刻意给了方狩一个台阶下,“法师阁下,我欲与你联手对敌,我们只需牵制住那达利斯魔不到一炷香时间,阿依莎便能施展封印魔法将其重新困入碧落黄泉之中。届时,碧落黄泉的归属权再做商议,你看如何?”

 

方狩心思自己一个人的确不是这独目怪物,哦不,现在可以明确这就是亨利口中所说的达利斯魔了。方狩心思自己一个人的确不是达利斯魔的对手,而宇文天成“不杀之戟”声名显赫,盛名之下无虚士,二人合力联袂对敌应是胜算大增。

 

“好!我以单刀之险攻其上三路,你仗长戟之强取它下三路!”宇文天成固然声名显赫,方狩又何尝不是身经百战,只不过这些年来他为了几个不可告人的长期谋划刻意将自己埋没罢了。这两年来方狩一直潜伏在椰都并不怎么活跃,而再往前推四年,方狩的隐秘杀戮却是从未停歇。

 

宇文天成“击败”了很多好手,因此扬名天下;而方狩若是将自己的受害者名单公布,也必然会扬名天下——只不过很大概率是恶名罢了。

 

寸短寸险,寸长寸强,方狩顷刻之间便制订完了战术,宇文天成也不在意方狩接近命令式的口气,伴随着方狩再次发动攻势他也倒提长戟加入战团,一时间刀光戟影满室翻飞,又一次遭遇群殴待遇的达利斯魔被方狩与宇文天成的联手围攻打得左支右拙,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三方交拼数个照面后,达利斯魔怪嚎一声,身上浮现出一层暗紫色的雾气,同时独目充血,猛然发出一股远比这短暂交拼过程中大得多的巨大力道,用双刀强行震退了方狩与宇文天成的刀戟,方狩见状大惊之色,紧接着便破口大骂:“踏马了个巴子!他这是要逃!”

 

方狩潜伏椰都伪装成一个验尸官长达两年,两年间他没少窃取机密文献,尽管他对恶魔种族的了解还远未达到恶魔学者的层次,但他却知道一件事——但凡看见恶魔族生物周身雾气缭绕,要么那是个能量生命体,要么那玩意就是在准备用魔法或者种族天赋逃跑。

 

方狩话音未落,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吼忽地从他身后传来,紧接着,达利斯魔的脚下泛起了一层不规则光圈,达利斯魔体表浮现的雾气在光圈出现后骤然消散。

 

“继续围攻它!我要开始念咒了!”阿依莎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紧接着来的却是方狩也没听过几次、但却有深刻印象的一串咒文!

 

关键之处在于……那咒文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发出来的啊!那分明是龙语的音节!

 

那阿依莎莫非是一只人形巨龙?

 

顾不及多想,方狩挥刀再度扑上,那达利斯魔发觉逃跑无望,反而更激起了它的凶性,独目一瞪便欲上前扑杀两个“卑微的人类”,而方狩的刀法路数中根本不存在防守,全都是以招破招、以伤换伤的蛮横路数,敌人要攻来,正应更加暴戾地迎击而上!

 

然而不仅是方狩没预料到,那达利斯魔自己也没预料到,它这一记气势汹汹的前踏硬生生被阻塞住了——它的魔蹄竟是踏不出那光圈所笼罩的范围,一步之差谬之千里,这意料之外的阻塞使得其整个身形为之一顿,方狩虽然不知道那在龙吼声响起后便浮现的光圈代表着什么,但他绝不会错过这个良机!

 

方狩咬牙切齿,蹬地拧跨,肩肘传力,握紧手中那柄曾斩下多位高阶法师头颅的单刀,对着达利斯魔的独目就是一记狠辣到极致的斜抹!

 

达利斯魔还来不及发出惨嚎,宇文天成的戟尖也紧随方狩这狠辣一抹之后洞穿了它的左肋!这一戟扎地极狠,肋部紧随眼部之后传来的第二阵剧痛硬是让达利斯魔痛到把惨嚎声咽了下去!

 

宇文天成是刚刚赶来不久、才加入战团的生力军,且一直用长柄武器在战团外围做抽冷子式的攻击,因此他身上完好无损,并未受伤;但方狩战至此时,身上却已受伤多处,只不过伤势尚轻尚且不会致命罢了,但方狩并不是一个自己挂彩后能对自己伤势视若无睹的硬汉——实际上他很怕疼,而他的气量也并不怎么宏大,故而他对将自己弄疼的敌人自然不会有丝毫怜悯!

 

趁他病要他命!方狩拧转身体,翻腕蓄力,预备再劈斩出这一刀,他这一刀是向着已经盲目的达利斯魔的胸腔去的!此时的方狩已经杀红了眼,心中满是愤怒与贪欲,哪里记得先前宇文天成的提点“千万别直接对达利斯魔下死手否则魏柯同样性命不保”?

 

然而方狩这一刀终究还是劈了个空,就在他刀锋距离劈至达利斯魔胸腔前不到半寸之时,冷冽肃杀的龙吼声再次响起,身躯庞大的达利斯魔凭空消失,那对被传了不少离奇谣言的双刀——碧落黄泉不再被人握持后自是当啷落地。

 

显然,并不是什么武器都有游龙剑那般“无人驱使、也能自行漂浮半空”的能耐。

 

“哼!宇文天成,我早就说了这人心术不正,他先前那一刀哪有半分把魏柯的性命放在心上的模样?”伴随着阿依莎的控诉,蹲伏下身去拾捡碧落黄泉的方狩身形也为之一僵。

 

他这一僵当然不是因为被美人呵斥了便羞愧难当,他这一僵是因为宇文天成将那柄长戟的戟尖递送到了他的咽喉处。

 

方狩不敢乱动,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赌“不杀之戟”会不会就在今日破杀戒,即便是在刚才发起围攻的时候看似方狩主动将自己的后背毫无保留地暴露给了宇文天成,也不代表方狩完全就信了宇文天成。

 

他先前敢那么做只不过是因为他是个法师、有法子将暴怒的达利斯魔祸水东引给宇文天成罢了。换句话说,如果方狩发现二人合力还拿达利斯魔没办法的话,他会毫不犹豫掉头就跑——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死道友不死贫道!

 

“何必呢,宇文兄,大家刚刚还一齐并肩作战过,也算是袍泽吧?你这戟可太利了,能洞穿高阶恶魔魔躯的凶器横在脖颈上,兄弟我有点怕啊,我要是吓得脑血栓加心梗你可得赔偿我家人抚恤金的,我老婆很刚烈的,指不定抚恤金不要,想找你一命抵一命呢。”

 

只是片刻的全身僵硬后,方狩又放松了全身,堆出一副嬉皮笑脸胡说一气,看似是求饶,实则是意图在转移宇文天成、阿依莎的注意力并给自己思考拿了双刀脱困走人的办法。

 

方狩有个屁的老婆——他二十五周岁了还是个处男。

 

“呵呵,娶了老婆却不和老婆圆房,作为袍泽我可是担忧你哪天被戴了绿头巾呀,处男法师阁下。”宇文天成丝毫不为方狩的话语所动,一边嘲弄着一边将戟尖再往前递送了几分,这一递便直接抵上了方狩的皮肤,一小滴鲜血从方狩的皮肤表面渗了出来。

 

“踏马了个巴子,老子是处男你也看得出来?”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长期以真小人自诩的方狩暴怒之下顿失没了继续装疯卖傻的表演欲望,直接撕破脸破口大骂,“行,算你狠!老子认栽了!是老子自个儿利欲熏心直接蹲下来拾刀的愚行害了自己,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你若不想破杀戒,请你身后那条小母龙代为动手即可!”

 

“处男这种事,就和衬衣上的口红一样明显。”阿依莎嘲弄道,“另外本小姐可不是什么母龙,能使用龙语魔法的人类在几百年前多了去了。”

 

“你我二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何必为了你破杀戒?只不过,碧落黄泉恐怕是暂时不能交付于阁下之手的。你认得那被游龙剑护住、已经昏厥过去不省人事的少年郎吗?他就是魏柯,这碧落黄泉不止把他害成了那副模样,还连累了十几条无辜性命。”伴随宇文天成这一番话语,方狩终于敢确定那被游龙剑护住的就是帝国剑圣的独孙魏柯。

 

“听你话里的意思,你知道为什么那黄毛小子要舍了游龙剑、不惜重金购来碧落黄泉?”既然对方名言了不想破杀戒,方狩一时倒是冷静下来,他索性把自己一直握持着的单刀收回了空间魔法储物道具,随后毫无防备地躺倒在了地上,呈现出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既然宇文天成先前只是制住他、递送长戟不欲让他拾刀或是乱动弹,那么他此刻躺倒不去拾刀便是了。

 

实际上方狩身上多处伤口都在传达痛感,先前半蹲在那被人用利器抵着脖子神经紧绷牵扯着伤势更加令人难以忍受,这么一躺倒反而舒缓了些许。

 

挺尸归挺尸,方狩还不忘与宇文天成套话,他不会放过任何和碧落黄泉有关的有用信息。

 

“嗯……这事其实怨我……”宇文天成短暂沉默了一下,随后给出了一个出乎方狩意料的回答,“魏柯他,会舍游龙剑转而不惜重金求购碧落黄泉可以说有我的主要责任。”

 

“怎么?你俩有仇,他揣着游龙剑打不过你,所以要走邪魔外道的路子?”

 

方狩本来只是随口瞎说,却不料宇文天成老脸一红,面上浮现尴尬之色道:“基本上和你猜的差不多,只是细节上有些许出入……”

 

“啥?”方狩已经听呆了,宇文天成的事迹他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他可以口称魏听雨“魏老贼”,骂“魏家都是一群伪君子”,但宇文天成这个人总体而言方狩是有些欣赏的。

 

这世道,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容易,做一件坏事也容易,但一直做好事不做坏事、一直做坏事不做好事就都很困难了。方狩自认为自己属于后者,专干坏事的那种人,宇文天成则明显是前者。

 

方狩并不认为宇文天成这种人会主动与别人结仇,一般而言都是别人与他单方面结仇,因此他脱口便道:“你坏了魏家这帮伪君子什么事儿让这黄毛小子这般恨你?”

 

“让姐姐给你答疑解惑吧,小处男。吴幼仪你知道吧?”阿依莎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来,她把她那柄长枪随便扎进了地面,空着手上来悠然自得地拾取起了碧落黄泉刀——她并不害怕这过程中方狩暴起伤人,因为方狩在躺倒后宇文天成仍然将长戟的戟尖悬在了方狩心口上方两寸的位置。

 

“没听过,不认识。另外老子比你大,不仅年龄比你大连胸肌都比你的胸肌大。”方狩既然撕破了脸不再去装“正义的伙伴”了,便开始毫无顾忌暴露他的无赖性格,言谈举止尽皆粗鄙不堪。

 

“那吴谋你总认识吧?”阿依莎丝毫不动怒,方狩的人身攻击并不奏效,这类嘲讽阿依莎早在自己家里就被姐姐妹妹施放过多、产生绝对免疫了。

 

“吴谋?这一代的大武国吴王?那有谁不认识啊,那糟老头子以前还是我童年偶像呢。”尽管言谈举止粗鄙不堪,但方狩并不是纯粹的粗鄙莽夫,作为一个法师他的知识量并不少,而历史名人一类的知识甚至算不上什么专业性强的知识,那只是常识罢了。

 

从建国到现在,大武帝国一共出了七位异姓王,第七位就是帝国剑圣魏听雨。大武帝国的皇帝们都很奇怪,给异姓王封王爵,其封号就是直接取其姓氏封的,因此魏听雨的封号就是魏王,吴谋的封号则就是吴王了。也得亏这么多年过来了,大武帝国至今没有某位姓王的公卿大臣曾立下过什么盖世功勋,否则哪天指不定蹦出位“王王”来……

 

据说大武帝国之前的东方人国度曾出现过“一字并肩王”、“铁帽子王”等别有特色的封号,但大武帝国建国之后或许会有“平西侯”、“定远公”一类的,但绝不会再出现“XXX王”之类的玩意了。

 

当今大武帝国的七位异姓王,按封王时间去排序的话,分别是吴王、赵王、周王、维克多王、李奥瑞克王、白王、魏王,魏王居在最末,魏听雨实际上连封地都没有,其王爵也不能承袭给后代,仅仅是个终身制荣誉。但终身制荣誉的王爵……也还是王爵。在这大武帝国国境内连皇帝本人都对终身制荣誉的王爵客客气气,其他人更不会造次……

 

吴王、赵王、周王的传承都非常之古早,这三个王位是由三位建国功勋代代传承下来的,指望每一代都和先祖一样英姿过人自然是不现实,吴、赵、周三位建国功勋的后代里混账N世祖当然不在少数,不过最终能继承王爵的那个后代,即便差先祖老远,但比起普通的世家子弟自然是强上一大截的了——从这三个的家族传承直到现在都没断绝,每代异姓王的本事就可见一斑。

 

“吴幼仪是吴谋的小女儿。吴谋共有四子一女,吴伯雄、吴仲图、吴叔霸、吴季业、吴幼仪。”

 

“单名一个谋字,给儿子分别取名雄图霸业,这是要谋反啊?”方狩随口瞎掰道。

 

“嗯,吴王两日前谋反了。其长子吴伯雄已经作为叛军先锋,率军疾行,不费吹灰之力攻陷了鄱谷关。”宇文天成不紧不慢地接口道。

 

“……牛批!”方狩憋了几秒,最终只憋出这两个字,“但是吴王谋反跟魏王的独孙买碧落黄泉到底有啥关系?”

 

“吴谋集结叛军的前三个月,他的小女儿吴幼仪在鄱谷关关外设了个擂,比武招亲……”阿依莎话才说到一半,就被方狩忽然打断。

 

“荒唐!大家闺秀学那些江湖戏子搞什么比武招亲?成何体统!”

 

“我倒是真没看出来,处男阁下,原来您还是一位封建卫道士。大家闺秀比武招亲怎么了?凭什么大家闺秀不能比武招亲?”阿依莎一边语气不善地说着,一边毫不客气地给了方狩腰眼一脚。

 

“婚姻大事,胸肌都没我大的小女孩儿你懂个屁!”阿依莎这一脚没踢痛方狩,方狩直接白眼一翻,耍起了无赖,“不和你争辩,赶紧说正事!比武招亲然后呢!”

 

“这吴幼仪虽然设了个擂嘛,但自己扭扭捏捏不肯露面,只是让意欲入赘她老吴家的关外关内豪杰上擂捉对厮杀,连胜三日并无有再敢挑战的擂主便能如愿入赘老吴家。”阿依莎一边说着一边又给了方狩腰眼一脚。

 

“得,这是招亲呢?合着在招赘婿。嗯……虽然是赘婿,但当吴王家的赘婿,估计这擂还是能去不少人的。”这一脚把方狩踢疼了,眼前都直接发黑了半秒,方狩也不是受虐狂,识趣地不再自找苦吃。

 

“你倒是有点聪明,不错,擂台设下后人头攒动,那魏柯也带着他爷爷给他的游龙剑也打擂了。”见方狩不再敢用言语招惹她,阿依莎踢了两脚后终于停止了虐待俘虏的行为。

 

“魏王的独孙子想入赘吴王家……这他妈都什么狗屁倒灶事……”方狩白眼一翻,无言以对。

 

“魏柯成功守了两天擂,随后他的不败金身被宇文天成一戟戳破了。”

 

“哈哈哈哈哈!宇文兄,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般少年英豪,居然也想当别人家上门女婿啊?”方狩立即坏笑着看向宇文天成。

 

“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个比武招亲的擂台!而且魏柯当时给游龙剑做了伪装,否则我即便不认识他这个人光认出剑我都不会去招惹他!”宇文天成憋红了一张俊脸愤愤不平,“阿依莎!你还幸灾乐祸呢!你到底当时在想什么,要把我忽悠上去!”

 

“啧啧,你俩关系还挺好啊。好一出……打情骂俏,争风吃醋。”方狩一边说着一边眼神暧昧。

 

“你想多了,我早有未婚妻了,阿依莎是我同门师妹而已。”方狩的嘲弄反而让宇文天成瞬间冷静了下来,“那天我一戟把游龙剑的伪装给戳没了,之后我就意识到了自己招惹了麻烦,立即远遁而走。后续的事态却是出乎我的预料,魏柯不知道被吴家那位胡作非为惯了的小姐灌了什么迷魂汤,自败我手之下之后一直纠缠着我要与我决斗,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上个月十五,我被他缠地实在不耐烦了,就给了他一戟狠的,没曾想那一戟下去竟让他丧失了对自己剑技的信心,转而去搜寻邪魔外道的力量。唉!作孽啊。”

 

“这么说,宇文兄今日过来,是听说了那起拍卖会惨案,猜到了端倪,过来要劝魏柯迷途知返的?”方狩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心生一计,他想到怎么脱困了。

 

“是的。只是我还是来晚了,他已经半只脚踏入魔道了。也得多谢法师阁下先前与达利斯魔一通乱战,若不是阁下拖延,‘原本的那个魏柯’可能真回不来了。”

 

嘁,还真是个和传闻、风评一致无出入的老好人……老子倒是难得坏心办好事一次……

 

“行吧,不打不相识,既然我难得做了件善事,宇文兄不如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方狩放弃了前面忽然想到的“妙计”,转而松口求饶,他倒是一点不觉得求饶有什么丢人的,早在六年前他就把“道德感”和“礼义廉耻”和良心一起丢了喂狗去了。除非大仇得报,否则这些丢了的东西他不会去找回来。

 

“咱们闲聊这几句之前,我原是打算阿依莎收好碧落黄泉后就把你当个屁放了的。”宇文天成话说到一半方狩就心知要糟,果然,宇文天成话锋一转,“不过很遗憾,这顿闲聊的功夫,我想起你手上那把单刀的来历了,我今年不到三十,眼睛还未昏花,所以我可以百分百肯定,那把刀是‘法师之敌’。”

 

“手执‘法师之敌’、并且是左手执;曾经一夜之间残杀帝国高阶法师不下十位的法师……呵呵呵,‘敌法师’阁下,初次见面,不胜荣幸。”

 

“大兄弟,你在说什么啊,我听都听不懂。什么乱七八糟的杀的法师的法师……我的脑袋都快给你说的话搞乱球了。”方狩又开始撒泼玩赖了,他就那么瘫在地上不起来,看着完全一副放弃抵抗的模样。

 

“眼下吴王谋反,帝国西南告危。陛下已下旨命冰锋寒大人挂帅,调拨帝国第十二军团、第十七军团、第二十二军团给予冰帅任意驱使,并给予冰帅自行募兵的大权。我意欲投效军中,阁下能独战达利斯魔多个回合,又能与我不经磨合顷刻间配合紧密,足见阁下的本事也相当不俗,何不与我一同前往冰帅募兵之处应征入伍?将功赎过,岂不是美事一件?若你立下足够多的功勋,帝国军方自然会想方设法替你寻求特设,残杀帝国高阶法师等罪行一笔勾销也不是没有可能。”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兄弟,我身上好疼,我想赶紧从这个鬼地方离开,找间好一点的酒吧喝点酒放松,再找个大屁股小妞调调情。你就行行好赶紧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方狩继续死鸭子嘴硬,一通不着边际的胡扯就是不承认自己是“敌法师”。

 

“老夫这听雨亭,却也不是随便什么宵小想来便来、想走就走的。”

 

伴随着一阵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方狩那张说不上好看也说不上多丑的脸瞬间变得煞白,煞白之后是发青,发青之后却是满脸肃杀!

 

这个声音他一辈子也忘不掉!

 

那是帝国剑圣,魏听雨的声音!

 

“啧啧啧,真是吓人,没想到我被‘敌法师’悄悄跟了一路,还好我是个术士,不然我没准已经命丧九泉了呢。”亨利·泰隆阴阳怪气的声音也紧接着响了起来。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hentai研究者的奇妙冒险》#6
抱头防守 2021-03-28
《hentai研究者的奇妙冒险》#7
抱头防守 2021-03-31
《hentai研究者的奇妙冒险》#8
抱头防守 2021-04-01
《hentai研究者的奇妙冒险》#9
抱头防守 2021-04-03

 

导演:

抱头防守(反补队友丨敌法师)

编剧:

抱头防守、反补队友丨仙女龙

后期:

抱头防守

 

演员阵容:

Hentai研究者    亨利·泰隆

抱头防守    方狩

谬语天成    宇文天成

反补队友丨龙骑士    阿依莎

素质极差丨冰帅    冰锋寒

 

特别鸣谢:

旅法师营地贯大师

旅法师营地

3月25日
暂无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