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玩一款画风“鬼畜”的游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 # 骰子元素师
  • # 卡牌游戏综合

追求画风精致,似乎成了当代游戏的第一主旨。

很多人在挑选自己的下一款游戏时,都会把“画风好看”作为主要因素进行考虑。或是女仆傲娇各类属性齐全的二次元美少女,或是精致细腻的可爱像素,都有可圈可点之处。如果要说它们在画面上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那大概就是看久了不免让人产生一种索然无味的疲劳感。

本颜控也时常在那些画面精致的游戏中流连忘返。但最近,面对骰子元素师,我“斯德哥尔摩”了。。

本来是朋友喊我一起玩,结果我上头了他人没了……

 

这画面我以为万圣节特供游戏

小别致长得真东西?

不得不说这个画风是挺抽象的, 看似简单的线条与高饱和度的颜色相结合,让《骰子元素师》的画面风格独树一帜,几位元素师角色还勉强能看。真要说“怪”,还当属游戏内的怪物们。

这些怪物有的长得很潦草,有的长得很狂妄,有的甚至能让我联想到SCP收容物。

例如自带洋葱头和铁板的鱿鱼:

 

不搞圣火搞传火的萨马蓝奇

 

还有看起来急需退烧的发烧蛙:

 也正是因为如此抽象且富有想象力的画风,才能让人一步步往下闯关,见到更多更有特色的怪物。

 

怪归怪,但真的忍不住想看更多怪物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如果《骰子元素师》里的怪物个个都“眉清目秀”,反而让人感觉少了些什么。

这游戏竟该死的甜美

对游戏的痴迷的原因不只有“鬼畜”画风。这游戏有趣就有趣在:看似是赌脸刷骰子,靠运气取胜,实则有着深度的策略性。

在游戏过程中,玩家需要不断琢磨下一张牌应该如何打出。这其中,骰子都承担了一个特殊的作用。它在变化莫测的同时,又有着一定的逻辑,让人觉得“下一次,我一定可以扔出我要的骰子!”

 

 

每个关卡前几回合拿到的牌都是单纯的元素伤害牌,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根据角色的元素特性,将手上的卡牌尽可能的都打出去。

 

但过了几关就可以发现,我们拿到的卡牌已经不是单纯的伤害卡牌了,它可能附带控制、回血、甚至是替换之类的高级效果。

 

在游戏的初级规则里,我们需要对卡牌进行搭配与替换,至多只能搭配6张牌。当你开始思考如何搭配卡组的时候.....恭喜你,你可能就要开启“下亿回合”的游戏模式了。

而看起来很随机的骰子其实也大有学问。每一次的摇骰都可以锁定其中几个骰子,使它们在下一次摇骰中不受影响,增加投出符合卡牌需求的概率。

 

谋略固然重要,但运气在其中的比重也不容小觑。由于元素骰子的随机性较高,想要扔出指定元素成了一件不那么容易办到的事儿。

元素师除了可以使用元素卡牌之外,还能拥有效果各异的装备。而装备的选择,在战斗中同样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有事还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紫宝石”装备的效果是免疫燃烧,带着它挑战火元素Boss会更加轻松

 

一味的堆属性容易让人疲惫,但《骰子元素师》却从根源上,阻断了这个弊端。游戏中的怪物有着独特的技能,不同的技能需要不同的策略来应对,从而更为顺利的击倒对方;有些技能则可以被利用,使之成为我们战斗中的一大优势。

有时候,挨揍并非是一件坏事

同样在战斗中具有优势的,还有元素师的技能。

游戏共有六个角色,作为一款面向大众的免费游戏,角色的全解锁仅需18元。在游玩的过程中,玩家通常需要先掷骰子,然后通过骰子的元素再决定打出哪些元素卡牌。每个角色的技能都有各自的特色,这也大大改变了游戏最基础策略及打法。

打个比方,像无畏者可以使下一次卡牌伤害翻倍;而歌颂者则可以在基础的5个骰子上继续创造筛子,使卡牌的搭配更具有挑战性。

 

最有创意的角色还是“预言家”。这个角色直接颠覆了游戏原有的设定,移除了所有卡牌的使用需求,并在消耗卡牌的同时也消耗一个同元素骰子。与其他角色携带6张卡牌不同,预言家将会把手中所有卡牌打乱,在战斗时随机抽取填满并使用,这也意味着该角色需要尽可能将手里的骰子都打出去,在策略方面更具有挑战性。

 同元素的骰子会随着卡牌打出去后消失

此外,随着关卡的深入,游戏模式会在普通模式的基础上增添更多的规则,这也在某种程度上为游戏提供了更多的可玩性,让人越玩越上头。

 

 

结语

说实话,我现在也不算完全理解开发者把游戏做成这种魔性样子,到底是审美别致还是审美别致呢……

其实不止是画风,《骰子元素师》的UI也处处显示着潦草狂放的气息,但难得的是玩法的趣味性,能让人快速接受这种“不精致”,我心甘情愿的为这种粗糙怪异买单,每一次开局都是一场新的看脸。

它就像是早年间趣味十足的Flash小游戏,在看似简单的画面与玩法下,却有着吸引人玩上一整天的神奇魔力,比如上学时期流行于同学口中的《狂扁小朋友》与《闪客快打》,就是最好的代表。

《狂扁小朋友》

 

 

《闪客快打》

回头再看一眼这张图,是不是没那么不顺眼了?

 

 

这种巨大的反差感或许正是这款卡牌DBG乐趣的来源,玩到最后,我又去问了问安利我这款游戏的朋友:“你是怎么想的?这个卖相你当初也觉得我会玩?”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他们美术就会这一种画风,或许他就是故意做成这样的?”

“毕竟,人总是会对臭味多闻两下,找找来源嘛。”

 

2021年11月1日
暂无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