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志成城短篇小说] 第五集 风中的低语

  • # 万智牌
  • # 万智牌:竞技场
[众志成城短篇小说] 第四集 canku的打击
图拉扬与记者 2022-09-15

泰菲力把一个非瑞克西亚怪物砰地摔在卡恩的工作臺上,用一把刀钉住它。这隻生物尖叫着,愤怒地***身体,从八爪鱼般身躯中喷出黑色烁油。卡恩冷静地观察着它的挣扎。

「这是我发现的第二个破坏者。」泰菲力管理着部队,他既是将军又是军需官—在一个多物种作为盟友协同行动的新联盟中,这可不是一件易事。

「它造成了什麽损害?」卡恩问道。

「它在食物仓库裡,」泰菲力说,「尤依拉正在检查他们是否腐化,但在被清理乾淨前,别想晚餐。你可以想像我们的军队会有什麽感觉。」

卡恩只能在抽象层面上,理解有机生物与食物的关係,但他亲眼目睹了,即使在没有饥饿问题下,少吃一餐也会导致尤依拉变得易怒,想像一下,如果更大规模上 . . .

「这是不是打乱了尤依拉的进度?」这个生物是偶然发现食物仓库的吗?还是间谍把他们的位置告诉了希欧蕊?卡恩一直无法确定这个间谍的身份;雅亚、裘达和阿耶尼还没有到达,他希望他们一旦到达就能提供帮助。尤依拉忙着在魔力鑽探机头盔上安装自毁装置,这是当务之急,因为希欧蕊的部队已经开始集结。他们不允许希欧蕊获得和转换魔力鑽探机。如果她做到了,她将能够製造魔力石,并将几乎坚不可摧的索蓝钢应用到她的骇人创造物上

泰菲力摇了摇头。「已经安装好了,她现在正在把大炮和魔力鑽探机的电源连接起来。」

这个怪物被钉住了,***,卡恩不知道它能向希欧蕊传递什麽资讯。他把一隻手放在它上面,取下刀刃,把怪物扔进坩埚裡。它***,嘶嘶作响,因为它的血液沸腾了,油燃烧了,肉熟了,金属融化了

「你的同兆研究的怎麽样了?」泰菲力看起来忧心忡忡。他在胸甲下晃动着肩膀,有个扣环松了,由于伤口还在癒合,他没法伸手去调整它。

完成了。卡恩已经确定如何启动它。但他不愿大声说出来。如果卡恩需要寻找的不是间谍,而是藏在魔力鑽探机上的间谍装置呢?他走上前去,拉紧泰菲力的胸甲,庆倖自己不需要这样的装备。有机生物的躯体是巨大的器官容器,这是一个明显的设计缺陷。「别动。我不能冒着盔甲不合身而让你受伤的风险。」

「看着你被打造出来,太容易把你当成一个物品。」泰菲力低下了头。「不管怎样,卡恩,我为我过去对你的态度道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

 

泰菲力暴冲跑了起来,卡恩跟着他来到上层甲板。由于尤依拉的工作室位于船头,从这裡卡恩可以看到整个魔力鑽探机。下层甲板看起来像一个裂开的地球仪,两个半球用一个零组件连接起,支撑着魔力鑽探机的腿。虽然卡恩从他的角度看不见它们,但他知道它们紧夹着红沙漠岩,把魔力鑽探机固定在悬崖边上;同样,远处的船尾半球透过一座临时搭建的桥,与西瓦山脉相连。城市建筑从两层甲板上拔地而起。在他的上方,上层甲板向舵手方向攀升,其位于俯瞰前半球的突起物上。鬼怪和凡尔西诺拆除了夹在建筑物之间的小食摊,并推出攻城机器来填上空位,魔法加农炮悬挂在两侧,指向下方的沙漠。

沙漠沸腾了,魔力鑽探机下的非瑞克西亚人数量众多,在明亮的西瓦光下,就像一个彩虹色的水池。它的水面像大海要被鲸鱼冲出来一样起伏,波浪起伏,然后又裂开,就像一个巨大的怪物从它的深处冒出来一样。

这不是另一次出击。

泰菲力吼道,「大炮的状况?」

「还没准备好!」一个女人喊道。

第一波非瑞克西亚人爬上了魔力鑽探机的两侧。盟军战士将梯子往后推,砍断抓钩,用长矛刺向这些扭曲的野兽。

一艘非瑞克西亚无畏舰从群中飞出,巨大的像鲸鱼一样,只不过卡恩从没见过鲸鱼有蜈蚣腿或下颚。石头从它闪闪发光的黑色身体上弹出,小纤维从它的铠甲上扭动探出,好像在品尝空气。它笨拙地朝魔力鑽探机走去,下颌骨嘎吱作响。

「九层地狱,」泰菲力咕哝道。「瞄准无畏舰——它的胸膛!待命直到你们准备好启动大炮。」

尤依拉从下层甲板现身,两名人类技术人员跟紧随其后。她冲到大炮前跪下,检查最后的连接。她的助手们坐在大炮后面,推着大炮面对无畏舰。大炮积累了力量,炮口被燃烧的蓝色能量环绕着。

尤依拉挥了挥手。「开火!」

大炮释放噼噼啪啪的爆炸,猛烈撞击非瑞克西亚的胸腔,烧焦了金属,将其震回自己的军队。蓝色的能量在它的装甲上燃烧。尤依拉再次挥手,大炮第二次轰击无畏舰,剖开了它脆弱的装甲。它倒在自己的部队上,把他们压垮了。

「嗯,」尤依拉说,「这有效。」

一个阴影沿着魔力鑽探机的甲板掠过。晴空号在空中盘旋,有那麽一会儿,卡恩觉得松了一口气—直到他看到它向一群凡尔西诺齐射,驱散了它们。

「哦,不,」他喃喃地说。现在,靠近一看,他发现原先用作伪装的线圈和卷鬚不再是死气沉沉的。就连驾驶舱都结了硬壳,血渍与血块在曾经闪闪发光的玻璃上乾成了一层皮革状涂层。非瑞克西亚人完化了晴空号

 Adam Paquette作画

飞船俯冲而下,从甲板扔下扭曲的恐怖物体—有些小的像猫,有些笨重的像熊,夹杂着完化的人类。卡恩想,希欧蕊一定是希望,在尤依拉安装完成魔力鑽探机的自毁装置之前,彻底压垮他们。如果这些非瑞克西亚人从背后攻击泰菲力和凡尔西诺,大炮将会毫无防备。

卡恩动身迎接他们。一个人形的非瑞克西亚生物从晴空号的甲板跃到魔力鑽探机上,身影奇怪而熟悉。他向卡恩走去,双手合十,灰白向后梳的头发上挂满了金属钉,眼睛裡的黑油从脸颊滴下来。他张嘴朝卡恩咧嘴一笑,「好久不见了,老朋友。」

这不可能,但确实是。尔泰。

卡恩曾经以为他死了。无论非瑞克西亚人在这几世纪用什麽方法復活他,都保留让他是的原貌:他如何挺起肩膀、如何眯起眼看着卡恩、如何弯曲双手,这些举止丝毫不变。

在高空,蓝色的黑暗斑点变成了一条龙,俯冲向被完化的晴空号。飞船转向,上升到一定高度与龙交战,险避开一阵火焰。达里迦扑向晴空号的船体,紧紧抓住飞船,让它在天空中沉浮。他用他的后爪耙着晴空号的的悬垂肠线,就像猫在给兔子开肠破肚。

卡恩面对尔泰。

尔泰张开双臂以示欢迎,「自从晴空号把我扔着等死,已经过了很久。你们都可以回来找我。但你没有。现在看看谁是船长—真是命运的神奇转折。」

「不是命运,」卡恩简短地说,「是她的设计。」

「她可能认为你很特别,卡恩,」尔泰说,「但我知道真相。任何被建构的东西都可以被拆解。」

尔泰微笑着,用他的四隻手画了两个弧线,用发光的魔法在尘土飞扬的空气中刻下了字。卡恩向他逼近,尔泰挥了一下手腕,把咒语射了出去,速度比扔刀还快。微弱的光芒击中卡恩,他本以为它会从身体裡弹开,被卡恩自己加持的谨慎防护咒语所击退,但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生锈了,僵硬了,关节突然失去了功能。

「在我重生期间,有的是时间去思考这个,」尔泰说,「有时间计画,重新设计我自己,这样我就可以和 . . .你战斗了。」

「你─做─了─什─麽?」卡恩烦躁地说。

尔泰举起他的双臂,把卡恩拉到空中,彷佛卡恩的重量不过世一团蒲公英的绒毛。那一抓紧了,挤压着。如果卡恩是一个有肺的生物,他早就昏过去了。他咬紧牙关顶住它,但这并不能缓解从他身上涌出的阵阵剧痛,从他的镀层中散发出来的痛苦。他的金属身体发出一声挤压的声音,在压力下凹陷。尔泰张开双手,慢慢地一个指头接一个指头,展开他的拳头,但他没有松开卡恩

「你会变成无法辨认,」尔泰说。「美丽而且崭新」。

冰霜在卡恩的身上绽放,白色的光泽复盖了他的金属。他冷却了,他能感觉到金属在收缩,在西瓦沙漠的高温和魔法冰霜之间的温差下感觉到压力。尔泰扭了扭他的手,做了一个拧的手势然后拉开。当尔泰把卡恩的四肢拉离他的身体时,紧张感从压缩变成了拉伸。他把卡恩一根一根地扯开,就像一个残忍的孩子在折磨一隻昆虫。卡恩的关节在压力下扭曲了。卡恩肩膀和膝盖上的金属脱落,关节弯曲损坏。

死亡会是什麽样子呢?

卡恩从来没有沉思过这个问题─对他来说,这不是一个实际的选择。死亡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是他总无可避免倖存的一场悲剧,他认为自己总会永远再次存活,他无法与之抗争,也无法阻止他所想到的尔泰—而魔力鑽探机正在被佔领。

他不想死。

尔泰咧嘴一笑。加剧了压力。

如果他要死了,他首先要保护同兆。卡恩将手伸入了黑暗虚空,进入了与它的魔法相联的嗡嗡声,取出了他所能产生的最坚硬物质的粒子。他想像眼前有远方的同兆,位于尤依拉的工作室裡。他从未在离身体这麽远的地方生成过过物质。但他强迫自己去做,希望自己能做对。他从乙太中纺成密度最高的碳丝,然后将同兆放在钛合金保险箱裡。他用这些细丝在保险箱周围编织成密不透风的一团。从这麽远的地方做这些,需要巨大的意志力。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创造的行为上,而不是身体感受到的扭力。

一声轰鸣,如挖掘机砸石头一样。

黄金阿格西号横扫过西瓦的红色山脉,石头在它的尾流中翻腾,与魔力鑽探机并列。

阿耶尼从阿格西号甲板一跃而下,落在尔泰后方。他从背上拔出双刃斧,向尔泰挥去。非瑞克西亚法师踉跄地后退,注意力被打断了—伴随一声尖叫,从魔力鑽探机一侧滚了下去。

操控住卡恩的魔法减缓了,他双脚落地却因双膝发软而摔倒。身体受损导致站不起来。

阿耶尼露出牙齿,挥舞着斧头低头地行了个礼。「我回来为你而战,我的朋友。」

卡恩因为强烈的压力咯吱作响,歪着头。他很高兴自己能做到这一点:他不再处于战斗状态了。「我很荣幸,我们必须保卫尤依拉的工作室。」

「她的工作室?」阿耶尼问道,「那头盔呢?」

「尤依拉撑得住。」卡恩对着舵点了点头,从那裡可以俯瞰甲板,高高在上,离战斗地点有段距离。「同兆在她的工作室裡。」

阿耶尼以一声野蛮的咆哮回应,转过身对非瑞克西亚生物一阵猛击。

黄金阿格西号靠近魔力鑽探机时,从船上发射出抓钩。当黄金阿格西号在魔力鑽探机船尾部位就位时,压碎了攀爬在两侧的非瑞克西亚生物。阿格西号的船员们把木板扔过去,架起了桥樑,雅亚带头冲锋,身穿自家颜色的达妮莎卡帕轩紧随其后,和嘴裡喊着她的人民战斗口号的拉妲。凯尔顿战士和宾纳里亚骑士从<阿格西号涌向魔力鑽探机的甲板。他们用巨大的刀剑猛击非瑞克西亚生物,将它们噼成碎片。


 Zoltan Boros作画

雅亚升起一层火焰幕,沿着甲板拉开,把非瑞克西亚生物驱向阿格西号和她的部队那边。「卡恩!你想怎麽煮你的跨时空噩梦?」

「我不需要营养补给,」卡恩说。

她翻了白眼,画了几个火弧线。「我还真不被欣赏。」猩红的火焰像刀片一样在她周围旋转,切割着非瑞克西亚的怪物。她抬起手,手指用力地抓着,电流开始在她周围聚集起来。随着一声巨响,一道闪电穿过敌人的队伍。显然,卡恩盯住了;当她再次转向他时,她咧嘴一笑。「怎麽样?我学到了一些新技巧。」

在他们身后,在魔力鑽探机的边缘,一个巨大光滑的翠绿色的形状,从远处的沙漠中升起。那张脸,那些分叉的角——卡恩太熟悉了。希欧蕊,现在附着在多明纳里亚古代战争中,某个噩梦般的建筑上。它使她的小小人体躯干与魔力鑽探机保持平行。

「卡恩,」当希欧蕊说话时,她的整个身体都产生了共鸣,声音迴盪在战场,悦耳,带有奇怪的和声。「你为我准备了同兆。」

卡恩用同兆把希欧蕊引出来的计画成功了。

「雅亚,去工作室把同兆拿来,」阿耶尼说,「我们必须把它弄走。」

雅亚点点头。她用火光掩护自己的撤退,退回到工作室。阿耶尼和泰菲力站在门口的两侧。

希欧蕊向前移动,与其说她的多条腿迈步,不如说是在她的军队中游走,把怪物聚集到她的身体裡,并在她走的时候把它们融入她自己。她从侧面接近魔力鑽探机。炮火如雨点般落在她的铁壳上,但却从她的身体上消失了。她毫无损伤。

她是要找去魔力鑽探机各部份之间的连接处吗?

但希欧蕊雷德打开龙引擎体的下颌骨,将她的胸部像攻城锤一样,猛击魔力鑽探机船头部分。砰的一声响彻了魔力鑽探机。从船体上,金属与金属的摩擦,振动传遍整个鑽探机。她把腿伸到非瑞克西亚军队裡。当她的军队涌向她的身体时,扭动的纤维缩进了自己的身体,将腿作为梯子,龙引擎身体作为坡道,进入魔力鑽探机的上层甲板

卡恩在车间门前蹲了下来。为什麽鹏洛客雅亚还没有带走同兆?卡恩受伤的手指弯得太厉害,无法握拳,于是他用手掌捏碎了非瑞克西亚,意识到身后有两个鹏洛客在战斗,他必须尽他所能保护阿耶尼和泰菲力。他不禁佩服泰菲力的战斗方式:不仅有鹏洛客的决心,还有父亲的决心。他是一个决定拯救他女儿和他自己的时空的人。然而,当卡恩把一个看起来像人、马和乌贼的混合体的怪物扔在一边时,他仍然留意到阿耶尼。他必须保持足够的距离,以避开阿耶尼的弧形打击。阿耶尼可以转动双头斧,在金属和**之间流畅地挥出一斧,非瑞克西亚人在分离前,要花点时间考虑,到底哪裡出了问题。从非瑞克西亚军队的后方,援军出现了—卡恩认为,他们其实并不需要援军:两艘无畏舰。巨大的金属板复盖着它们的电缆、跳动的器官和**,上面竖立着足以刺穿三个人的尖刺。无畏舰用它们的研究之腿笨拙地前进。

「九层地狱…」特泰菲力在卡恩背后喘着气,他吼道:「准备大炮!

「我不知道我们要怎麽赢得这场胜利。」阿耶尼说。

在地平线上,一道阴影加深了—一道突然出现的醒目绿色。在卡恩看来,这裡几乎就像森林的边缘。

在高处,达里迦带领他的龙以轮式俯冲的方式冲向无畏舰。达里迦以他的大块头猛地撞到其中一艘,一板一眼地将其摔开。晴空号在追逐中旋转着,它那蝙蝠般的船帆在西瓦的风中灵巧地航行着,用病态的绿色光波骚扰着巨龙。

魔力鑽探机颤抖着,然后砰砰作响。卡恩可以感觉到他体内的心石嗡嗡作响,这是种呼唤和回应,就像二重唱的开始。尤依拉肯定已经完成了她的工作,她唤醒了魔力鑽探机。它就立在那,缓慢地,不可阻挡地。

甲板上的每个人—包括非瑞克西亚人—都停止了战斗以恢復平衡,当魔力鑽探机用脚将自己撑起来时,他们摇摇晃晃。卡恩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更用力地压在甲板上,气流穿过他受损的关节发出吱吱声,比战斗中的汙秽相比乾淨而热。这伤到他带有凹痕的金属镀层。连接魔力鑽探机和沙漠的桥樑的残馀部分被撕裂了。希欧蕊的下颚尖啸着划过魔力鑽探机的长边,卡恩可以感觉到整个结构在她失去对船体的控制时,摇摇欲坠。

魔力鑽探机解脱了。

希欧蕊倾斜了,她的平衡被打断。

魔力鑽探机沿着岩石沙漠地貌大步前进,不优雅但高效,平衡性良好,碾碎了下面的非瑞克西亚生物。它一边前进,一边铲起岩石喷出熔岩,喷洒在沸腾的非瑞克西亚军队上。卡恩看不清细节,但他能看到结果:枯萎的团块,在燃烧时不断缩小,很快就被淹没在熔岩的厚浪之下。

非瑞克西亚军队开始撤退,但是卡恩在地平线上看到的乌云已经变成了树叶和树木:一排又一排的马尼古斯人前进,用他们凉爽的阴影和青翠的树叶把西瓦的沙漠遮蔽了。魔力鑽探机的熔岩把非瑞克西亚人推到马尼古斯人的树枝下。马尼古斯人撕毁了他们,亚维马雅妖精像凤梨花一样飞舞在马尼古斯人的四肢上,向下方的怪物射出箭雨。

一隻飞行的卡甫滑翔到甲板上,裘达从它的背上跳下来。一个皮肤苍白、脸颊上有斑点的妖精跟着他跳下。梅黎娅。裘达曾将她的事告诉他。「这麽多鹏洛客。」她说,「与你们并肩作战是我的荣幸。魔力鑽探机比我想像的还要大!」

甲板四周更多滑翔的卡甫降下,亚维马雅妖精在他们的背上。战斗再次点燃,亚维马雅妖精冲向非瑞克西亚人,用矛刺穿他们,解救了受困的守军。裘达升起一道炽热的白光,将大炮和操作人员包围在防护罩中,为他们争取操作武器所需的时间。大炮摧毁了较大的非瑞克西亚生物,在他们试图突破魔力鑽探机的防御之前将他们击倒。梅黎娅站在拉妲和达尼塔旁边,协调她的部队,让亚维马雅的弓箭手在宾纳里亚和凯尔顿的战士后面列阵。一波又一波的箭头在凯尔顿和宾纳里亚上空划出弧线,钉住迎面而来的怪物群。

. . .「我们有救了。」泰菲力低声说。

从他的语气听起来,他从未想过战情有可能暂缓,卡恩也这麽觉得。

雅亚从尤依拉的工作室出来,踏入泰菲力和阿耶尼之间的空隙。在她的怀裡,抱着卡恩在同兆周围产生的钛金属团。她咬紧牙关地把它拖了出来。卡恩没有想到,那样大小和重量的物体,对人类来说可能很难操控。

「我不能独自带着它穿过黑暗虚空。」雅亚承认,「对我来说它太重了,没办法带着它时空穿梭。」

卡恩点点头。他用弯曲的手穿过箱子,剥去保护性的金属涂层。然后他又挥了挥手,无锁的箱子打开了。同兆在它的盒子裡闪闪发光,它本身够轻能让雅亚携带。

「终于。」阿耶尼的声音听起来很扭曲,不是嗜血的咆哮,而是 . . .机械的。

卡恩转向他的朋友。

阿耶尼露出牙齿,脸部痛苦的扭曲着,压下耳朵,闭上那只完好的双眼。他的皮肤起起伏伏,就像蠕虫在他的皮毛下面爬行。

雅亚发出一道难以置信的声音,泰菲力站了起来。不─不可能是阿耶尼。

阿耶尼完好的眼睛惊恐地睁大了,他摇头否认,嘴裡说着不,不,不,抓着自己的手臂,好像他能抑制住皮肤下的非瑞克西亚纤维,阻止它们出现。但是它们充血了,撕裂了肌肉和皮毛,露出了安装在他身体下面的光滑、密集的非瑞克西亚肌肉组织。

阿耶尼已经完化。是间谍,背叛者。他把他们出卖给了希欧蕊。

雅亚把同兆保护性的攥在胸前。她仍然很震惊,向后退了一步,向工作室退去。火焰在她周围燃烧,包围着她。这个动作似乎触动了阿耶尼。他抡起斧头砍向她的身体。雅亚弓着背,嘴巴痛得张大。她倒下了。

泰菲力举起双手,他的魔法减慢了阿耶尼的攻击。卡恩冲向狮族,站在雅亚面前,希望有人,任何人,可以对她俯卧的身体施一个治疗咒。阿耶尼挥斧砍向卡恩的躯体。卡恩以为刀锋会从他的金属身体上滑落,但它深深地刺进了他的身体,好像他只是块肉。疼痛从伤口放***。卡恩抓住斧头的柄,想把它挣脱出来,但刀刃已经嵌入了他的身体。阿耶尼毫不费力地从他身边走过,泰菲力筋疲力尽,再也拖不住他。

「希欧蕊很好的计算过你的力量。」从阿耶尼**裡发出的机械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像他平常的咆哮,「同兆和卡恩:细语者想在多明纳里亚获得的两件神器。」

「你必须杀了我,」雅亚喘着气说,「我才会让你—」

「是的,」阿耶尼简单地说,用一隻手把她举到空中。「你**。」

雅亚咳嗽,「也许吧,但不是一个人。」火从雅亚的身体裡喷涌而出,像一团白色和红色的火焰;阿耶尼咆哮着向后靠去,他的皮毛烧焦了,露出皮肤下发黑的电线和电缆,空气中充满了焦油臭味。他那只残破的手猛地一挥,把雅亚扔出魔魔力鑽探机的边缘。

泰菲力喘了口气,裘达虚弱地喊一声。

卡恩试图把阿耶尼的斧头从他的身体中拿出来,但他受损的关节在压力下弯曲,斧头没有移动。同兆就在离他不远的眼前,雅亚将它掉在那儿。他会为她报仇的,他会的—但阿耶尼说的没错:希欧蕊雷对自己的力量计算得很精确。也许他在喀洛斯洞窟裡暴露出的资讯,比他自己知道的还要多。阿耶尼如同老友般用胳膊搂住卡恩,另一隻手举起同兆——揉成一团,彷佛那件古老神器不过是纸做的。卡恩只能惊恐地看着装置裡错综複杂的符文短暂地闪烁着,然后熄灭。

希欧蕊撞上了魔力鑽探机,阻止了它的前进,并将它压在她和一座山之间。撞击声响遍巨大神器的船体。当非瑞克西亚人从山腰上掉到甲板上时,战局再次变化。宾纳里亚、凯尔顿、亚维马雅妖精、鬼怪、人类和凡尔西诺都在奋力战斗,苦苦支撑。

卡恩挣扎着反抗阿耶尼的抓捕,裘达和特泰菲力目瞪口呆的站着,一切发生在短短几秒发生。

希欧蕊分裂了,她的小人形从巨大的龙引擎宿主体上弹出,露出一条蛇形的嵴椎,用来插入她更大的宿主体内。她的人形部分滑下她巨大的躯干,跳上魔力鑽探机的甲板。向鹏洛客走去。她的角盔向后折叠——没有露出卡恩所预期的血汙和金属,而是苍白的皮肤。希欧蕊露出了一个精緻鼻子,丰满嘴唇,**的、忧鬱的眼睛,像一隻母鹿。毫无疑问,她的脸是从某个死去已久的可怜女人那裡取来的。

她把一隻苍白的小手按在卡恩的胸前,「我拥有魔力鑽探机。我有你。多明纳里亚将很容易被入侵。我子民所行的一切奇蹟,都要成为你的奇蹟。我们所有的美都会变成你的美。真理只有一个。进化的下一步将会完成。」

整个战场上,非瑞克西亚人喃喃地说:「只有一个真相。」从伫列中传来了低语声,比从扭曲的嘴中吹出的风更柔和,也更阴森。

「事情没有像我计画的那样发生,卡恩,多亏你的努力。」她抓住卡恩脖子上的链子,链子上有他的 占卜仪、***,还有他用来和晴空号通讯的小玩意儿。「不过,这样更好.。我确实有个计画,卡恩。这是有关你和多明纳里亚的计画,对所有的时空都是。」

「我想你会失望的,」尤依拉的声音猛然响起,被鑽探机的结构放大,「因为你今天得不到你想要的。」长时间的停顿—彷佛尤依拉必须强迫自己去做她认为正确的事情。但是卡恩相信她。然后,一种不祥的滴答声从魔力鑽探机的中心结构中发出。尤依拉触发了魔力鑽探机的自毁机制。

黄金阿格西号挣脱了,冲进了沙地。

「裘达!」尤依拉喊道,「传送所有人离开这裡!现在!」

裘达猛地站起身,在魔力鑽探机的甲板周围,传送门旋转着出现,吞噬着附近的部队。没有被捲入其中的士兵,被更快瞭解将要发生什麽的朋友挤进去。裘达打开了一个传送门,把达妮莎、拉妲和梅黎娅扔了进去,把他们转移到远离爆炸半径的安全地点。他甚至确保梅黎娅珍贵的卡甫不会被留下,把其笼罩在一个旋转的传送门裡。最后,裘达看着卡恩。眼中闪烁着遗憾,退步走入最后的传送门。

甲板变得异常安静:希欧蕊与她偷来的脸孔一动也不动,阿耶尼控制着,他的手臂被雅亚烧成了乾骨与烧焦的废墟。

卡恩等着。

「我的目标已经到手,我准备好回去了。」希欧蕊呼了一口气—卡恩不知道她是失望还是满意地歎了口气—一道猩红的光,起初只有一颗珠子那麽大,在她身后的空气中显现出来了。当闪电穿过它,那道光扩展成一个闪亮的、旋转的猩红色球体。它咆哮着,吞噬着周围的空气和环境。它向他们生长,啃噬着空气。

希欧蕊歪着头,摸了摸自己的脸,「真可惜。我喜欢这个。」

卡恩挣扎着想摆脱阿耶尼的控制,但在他受损之躯与阿耶尼增强的力量之间,他毫无办法。丑陋的红光吞没了希欧蕊。当它冲刷着她时,她将脸转向它的力量,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它的烈焰在阿耶尼和卡恩身上燃烧,炙热的温度,卡恩能感觉到它是如何拉扯,是什麽造就了卡恩自己的本质,,与它 . . .偷走了他。

彷彿他不过就是一件神器,窃贼的目标。


当夜幕冷却了沙漠的空气,尤依拉和泰菲力完成了对倖存者的协调工作:他搭起了分类帐篷,她安排了少数身体健全的后备人员在战场上搜寻倖存者,并焚烧非瑞克西亚尸体,然后他们与鬼怪和凡尔西诺公民们一起工作—有些人拒绝离开他们的家园和撤离—一起清点物资,在马尼古斯人的肢体庇护下搭起帐篷,确保每个人都能根据需要得到食物。

他们都精疲力尽了。

对裘达开口 . . .经过这一切,泰菲力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力量。

但是他从内心深处把它召唤了出来,这是妮安碧要他做的。

裘达跪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乾涩的双眼打量战场上的破坏,部队在倖存者中挑选并驱散秃鹰,黑色的熔岩摊蒸腾着在越来越深的夜裡,他捧着卡恩的项鍊、占卜仪、非瑞克西亚***、晴空号通讯器——与一缕雅亚的白发。

「来,」泰菲力蹲在他身边,「你必须吃饭和睡觉。」

裘达弹开占卜仪的背面,把雅亚的头发像挂坠盒一样放进裡面。「我放不下她,我才刚刚把她找回来了。她不能走,还不可以。我认识她已经跨越了好几辈子,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仍然不够。」

泰菲力感到自己内在一片巨大的空虚:他没有足够的精力去伤害。他很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苏碧拉死后,仍然保持着这种麻木感。他花了很多年时间才磨去棱角,袒露出真实来面对自己的哀伤。 他为她哀悼了很长时间,他永远会。她是他一生的挚爱,也是他孩子的母亲

尤依拉也加入了他们,她的靴子嘎吱嘎吱地穿过砾石。「我们还有活着的朋友需要我们,裘达。希欧蕊的计画是什麽?她会对卡恩和阿耶尼做什麽?」

「我不知道,」裘达说,「没有同兆,我们怎麽跟他们作战?」

尤依拉在裘达旁盘腿而坐,并把手臂放在裘达的肩膀上。

泰菲力凝视着风景,「我们将为雅亚建立一个超越时代的纪念碑。她的力量,她的成就,她的奇迹不会被遗忘。西瓦将成为朝圣之地。」

裘达只是摇了摇头。

「我会陪着他的。」尤依拉说。


石头从西瓦红色沙滩上拔地而起,形成了白色金字塔的排列,被盘旋在半空中永不熄灭的火焰围绕着。这个咒语是裘达自己施下的,在适当的光线下,当西瓦的风吹到它时,火焰就像一个女人转过头去隐藏她的笑意,苍白的秀发流进虚无。

达妮莎、拉妲和梅黎娅都回到了自己的家园,让他们摧毁的部队可以恢復元气,为不可避免的非瑞克西亚回归招募更多的部队做准备。裘达, 泰菲力和尤依拉留下来建造了这个:雅亚的纪念碑。

泰菲力会想念她的。

「雅亚和我是在她…」裘达捏了捏鼻樑,闭上了眼睛,好像是为了掩盖眼中的光亮。他吞嚥了一下,「多明纳里亚失去了一个法师—王国失去了—我失去了—我很抱歉。」

尤依拉把手放在裘达的肩膀上,裘达靠在那种熟悉感上。

「我从没想过我必须这样做。」裘达最后说。

泰菲力清了清嗓子,没有说话。他只是摇了摇头,无法用语言表达他是多麽想念她的智慧,怀念她在如此严肃的任务中所带来的幽默。雅亚在拯救一个时空时,往往都会打趣一番。他脑海中充满了她在其中一座石制金字塔裡的深刻记忆:她教茜卓的耐心,她在说一些非常伤人的话之前如何微笑,以及他们是如何相遇的。他永远不会忘记在赛费尔的那一天,他误以为她是厨师,向她要了一个煎蛋。她咧着嘴笑着走到柜檯后面,用手指轻弹了一下,点燃了所有的炉子——这让真正的摊主大为吃惊。「你要加点酸辣酱吗?」他永远不会忘记她。

泰菲力绕着纪念碑走了一圈。汗水在他的皮肤上冒了出来,他擦去了额头上的汗珠,停下来触摸他们留给卡恩的空金字塔,让卡恩灌输他对雅亚的记忆,如果他─不,一旦回来。

泰菲力挺直了肩膀。莎希莉在一段表示敬意的距离外等待,她的珠宝色调的衣服在风中闪烁,金色的装饰物闪烁着,她的棕色皮肤发亮,黑色头发滑落。当他点头示意,我准备好了,她转身,他们一起离开了。


当泰菲力穿过铁闸门时,他不得不抑制住一阵战慄。他们已经到了—克撒的塔楼。这不仅仅是散发着前几夜寒器的破旧石板,他从没想过他会再踏进这个地方。

莎希莉带他来到一个古老的桶形穹顶大厅,它的屋顶仍然完好无损,很好地保护了它不受阳光的伤害。她把一隻手放在她的装置上,泰菲力会用它来增强他的魔法力量和精准度。他并不急于爬进去:它的平臺、皮带和电线,就像在地牢裡找到的招供装置,而不是用来增强鹏洛客天赋的魔法物品。

虽然卡恩在喀洛斯洞窟中发现的陶板已经丢失,但他的图画却没有丢失。雅亚在拿取同兆同时拿了它们。但与同兆不同的是,这些画一直留在雅亚的身上,藏在她衣服的一个秘密口袋裡

莎希莉还不能确定它们是如何描述同兆的工作原理的。唯独卡恩有弄清楚这一点。但她已经能够确定同兆何时被发射,并製作了一个完美的複製品。

所以,这就是现在泰菲力的任务:回到何时,学习卡恩已经确定的内容:如何启动它?

「祝你好运,泰菲力,」莎希莉说。「为了我们所有人。」

他强迫自己放松。一隻棕色的小鸣鸟栖息在一扇拱形窗户上,然后落到地板上,在灰尘中沐浴。卡恩应该知道它的种类和习性。

为了拯救他的家,为了拯救多重宇宙,泰菲力会做一件他发誓永远不会做的事:穿越时间本身。


时空渡桥上的红灯熄灭了,卡恩从回荡在黑暗中的鸣叫声中得知,他站在一个巨大的洞穴裡。他能感觉到矿藏的存在,头顶上石英钟乳石的重量,还能闻到冰冷潮*的石头的味道。他觉得不舒服─错误,彷彿穿越黑暗虚空的湍流给他的金属表面涂上了一层不洁的薄膜。他跪了下来,崩溃的身躯因为魔力鑽探机上的战斗仍然疼痛难忍。他希望其他人,裘达, 尤依拉, 泰菲力,比他过得好,雅亚 . . .不,最好不要想这些,直到他可以哀悼为止。

白光突然爆发,淹没了他的感官,叽叽喳喳的鸣叫声停止了。

艾蕾侬站在他面前,容光焕发,如星星般闪耀。她那瘦长的四肢有昆虫的精緻,她那长脸有节肢动物的美。即使她朝他的方向卑微地鞠了一躬,她的微笑仍有种洋洋自得。

「欢迎,父亲。」艾蕾侬的声音是沙哑而悦耳的女低音,「欢迎回家。」

卡恩四处寻找阿耶尼和希欧蕊。他曾看到时空渡桥吞没了魔判官和他完化的朋友,但没有看到他们在这裡的迹象。它一定是把它们放在了别的地方。只有他和艾蕾侬站在这高原上,堆积如山的白瓷砂。在高原下面,类昆虫非瑞克西亚人在闪闪发光的白金物质中沸腾。

艾蕾侬抓住他的下巴,把他注意力拉回到她身上。「你离开的时间太长了,」她低声说,「我们很想你。你值得分享即将到来的荣耀。」

卡恩试图站起来,但发现他的腿动不了。他试图召唤他的火花,把自己送到某个地方,任何地方,但他太残破了,太累了。艾蕾侬的爪子戳进他的金属脸颊,将头转边。他的脖子甚至对这种运动也感到不适,关节摩擦在一起—然后他看到了它。一棵矮小的小树苗从瓷砂中生长出来。那多枝而精緻的树枝,使他想起了,他在群山之间的林线上,看到的那些小树。它苍白的四肢闪着彩虹般的光泽。油珠像花蕾一样挂在它的嫩枝上。

即使现在,在这个地狱裡,在怪物的包围中,他还是忍不住对那棵树有一种柔情。一个活生生的个体,为了活下来,与所有的困难做斗争。「这是什麽?」

艾蕾侬俯视着他,她纳一排排的牙齿张成了嘲讽的口型,「这是伟大事业的开始,父亲。它是一切的开始。」

9月19日 发布于北京
全部评论 11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

17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