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K] 我与泰伦

  • # 万智牌
  • # 万智牌:竞技场

万智战锤40K宇宙联动指挥官套牌入门浅谈(泰伦预组)

大家好我是团扑,作为99年入万智,11年入战锤40K的胶牌佬,得知此次卫生纸和GW的联动后兴奋不已。身处玩牌但是不了解战锤,玩锤但觉得万智牌很深奥的两个群体之间,打破次元壁吾辈义不容辞!其实,这俩产品都是——自从我玩了以后家里都以为我XIDU,这么说是不是能让双方感觉到亲切呢?(大雾)

好,下面让我们切入正题,由于是联动系列,所以自然充斥着大量的冷门规则术语,我今天主要是从背景方面带大家了解战锤40K宇宙的最强种族(之一)——泰伦虫族指挥官预组里面各个卡牌的由来和特点。

战锤40K宇宙:地球上人类经过百年混战最终被神皇统一,神皇为了带领人类征服星辰大海使用自己基因和各种灵能制造了20个孩子(原体),每个原体带着和自己同样基因特点的战团部队(星际战士)远征星海,然后因为失败的亲子关系,半数原体带着自己的部队皈依混沌四神(恐虐、奸奇、色孽、纳垢),大战之后,神皇重伤进入静滞力场苟延残喘,原体大半生死不明,除了混沌和叛军,残存的人类还要面对宇宙中各种势力——

  • 兽人,其实是唯心主义的欢乐植物。
  • 钛,新兴的高科技日式风格腹黑族。
  • 灵族(和他们的亲戚),宇宙长耳朵精灵。
  • 太空死灵,沉睡多年的宇宙T800。
  • 沃坦工业,太空矮子,曾经被删除规则但是官方为了赚钱又被复活的工业种族。
  • 泰伦虫族,源头不明,走哪吃哪的疯狂进化野兽。(详情见附录1)

其实泰伦虫族就和大部分科幻作品中的虫族一样,有一个主脑作为群体意识的领导,虫巢派出大量舰队,到各个星球掠夺一切资源(吸取优秀的基因供自己进化),最后只剩下一个岩石球。
而统领各个舰队的,就是——

暴君

暴君作为一个6费55攻防生物,表面上看是亏身材的,但是它的异能——从指挥官区释放时(指挥官模式,指挥官可以反复从指挥官区“召唤”),按照召唤的次数会带有次数×2的+1+1指示物(俗称加豆),所以它其实是一个6费77的生物,而且当它在场时,所有你的带豆生物死亡时你都可以抓一张牌,属于自己能提供豆,还能让死去生物赚牌的指挥官,同时大家也能看出来,泰伦预组的主题就是围绕着给生物加豆来展开的。
在桌游方面,暴君作为虫群指挥官一直有着极高的人气,尤其是四刀流暴君,颜值扛把子,近战拔群(就是经常死在冲锋的路上)。

下面这位也是重量级,人气巨兽老独眼!老独眼其实是一只精英刽子手的绰号,是一只再生能力爆表,永远杀不死的疯狂巨兽(见附录2)。在万智牌里,它是一个6费66践踏巨兽,更离谱的是它在场时你的其他生物也具有践踏!(溢出伤直接打对手脸上),入场时还带个55的崽子,死了以后还能弃两张牌从坟场拿回手??逼格爆表啊。

 

飞行暴君

作为暴君升级的一种,也是统治过一个版本的强者。这次在牌里能给你所有生物飞行+敏捷,有点太强了吧,我都想让它当指挥官了。

群主,暴君的四刀流变种,虫群主宰的力量化身(见附录3),四把骨刀是它的特点,所以这个武具打一次加4个豆,也太过分了。

暴君护卫,桌面上是无条件为暴君扛伤的保镖,牌面上牺牲可以让你的生物都辟邪不灭??太优质了吧。

首席武士,作为暴君下一级的指挥者,虽然攻击是0,但是他自带的进化异能,能让比他攻击高的生物入场时,给自己加个豆,同时 让在场的其他泰伦生物也具备进化异能!

红色恐惧俗称红怕怕,背景故事里是个善于钻洞偷袭的精英蛇虫。和牌面造伤加豆的规则有点...不符。

普通蛇虫,也是打洞偷袭兵种,闪现很符合它的特色,但是强制嘲讽没看明白。

毒鞭兽,延势和死触很好的体现了它触须和喷毒雾的特点,但是能锁对方特殊地有点太赖了吧!

巨噬兽,牌面主要是想体现它能吃和资源再利用吧(这几个巨兽攻防搞的好低啊,不爽)

离子炮虫,本来就是泰伦为数不多的远程精英,这次牌面规则可以增费加豆,入场还可以按豆扫场,真是太流弊了。

毒烟兽,是虫群的战术武器,可以制造毒烟掩护巨兽前进,死触辟邪非常贴切。

死亡跳跃者,虫巢中的刺客,闪现加连击,确实致命

沙蟒,可以钻地然后从敌人脚下突然冲出顶飞一切的巨兽,牌面规则只是互斗一个实在是不够看。

马兰虫,在战场尸体中寻找有用材料进行进化的精英虫,入场清坟还能变大,很实用。

下面这两位是超重量级的虫巢泰坦,甚至在一般的桌面战斗上是禁止上场的强大存在(并不),不过作为飞行虫泰的哈里旦(右边)怎么才是44身材,简直太惨了吧。

看完了大兽,再介绍下虫群的根基,刀虫枪虫,虽然在影视作品里它们都是炮灰,但是虫群的扩张正是靠这些无尽虫群做到的。牌面上这俩小东西也都有返场和亡语异能,体现一个杀不尽。

母虫,上面两种小虫子的来源,也是桌面上最能体现泰伦特色的单位之一,每回合可以投骰子现场造虫!(当然你得买够小虫子哦)

下面要介绍的单位比较特殊,他们是虫群的前哨,俗称基因窃取者教派(昵称鸡贼教),作用是潜入星球社会,利用四代人的时间将虫群因子渗透进当地生物里(是不是很像非瑞人),然后等虫群来临时里应外合(见附录4)。大家可以看到这些鸡贼普遍特点是秃头,紫色皮肤,多出一对胳膊。

不过教派高层也是有好看的小姐姐哦~这个小姐姐能力是加豆,还能产费给加豆异能。

最后要介绍的,是和我最有渊源的孢子空投仓!因为我刚入坑的时候,空投仓有规则没模型(是的就是这么坑),不过这在人民的智慧面前不叫困难,我很快就用布丁盒子+补土+多余零件制作了一个广受锤友喜爱(大雾)的空投仓。

说实话我真的觉得后来官方发布的孢子仓抄袭了我的创意~

而且我在老牛同志的帮助下,利用淘宝35元的宇宙龙蛋再次魔改了官方孢子仓!

整体看下来,我感觉泰伦这套预组主打铺场造大兽傻踹,强度超纲,即使是万智牌新人,在了解基础规则后,也可以在娱乐局玩的很爽(也要看你的基友是否善良),推荐各位锤友购买,进入万智牌的领域。而作为牌手,强度高的当然要买!有收藏价值的聚珍盒可是已经买不到了啊!!

最后感谢老湿腐、狂人等翻译庭,感谢当年指挥官基地、战锤40000中继站、长剑与热熔的各位大佬,感谢白云锤观、棋玩俱乐部、壹和牌店、卡豆、速博、鲨了鸽子探案馆等桌游店牌店提供的技术支持。希望借这次联动实现万智+战锤两个小众圈子的深入交流!!

 

附录1:
第一次入侵 HIVE FLEET BEHEMOTH 帝国历745.M41 

人类帝国和一种名叫TYRANID的异形生物的第一次接触发生在一个鲜为人知的帝国前线基地,位于银河系的东南边境Tyran星系。行星Tyran是一个机械神教的中转站.其主要目的是研究一些银河系边缘的未知区域,鉴于其位置边远,该基地的防御措施相当完善,而且拥有一个星际通讯小队来保持和 60000光年外的地球的联系.

Tyran第一基地位于Tyran星球辽阔的海洋上,一个远古火山岛链的地下深处,基地被要塞化以至能够足以阻挡超大型风暴的袭击以及贪婪的海洋生物的好奇心,该基地还特别装备了四座位于装甲洞库中的巨型激光炮塔,以抵御入侵的异形宇宙船以及来自海底深处的未知生物。

 

THE COMING OF TYRANID

第一个让人不安的信号是一份帝国东部边界的Tyran形势报告书,文件中描述了数个处于已知空间最边远的荒凉的星球.在古代的观察中,这些星球被认为是可支持生命存在的,但是在最近的观测和报告中显示,它们只是些大气稀薄的荒土而已,最初也并没发现有什么明显的问题,毕竟之前的观察报告已经是上百甚至上千年以前的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调查,科学人员发现那些有着很旺盛的生态系统的行星都完全被变成了荒地,调查小组无法辨别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而且这些报告也引起了边境上的司令的注意。这些有问题的行星上面已经没有任何形态的生命生存,而且距离最近的人类殖民星系只有数千光年的距离。在银河系里有大量充满着秘密的星球,所以一段时间后记录这些奇怪现象的数据核心被送往地球进行研究。

Tyran前哨站继续忠诚的提交着关于这些"枯竭的世界"的报告,奇异现象的不断增长引起了一个憎恶神秘和未知现象的组织——审判庭的注意, Kryptman,一位因为曾富有远见的谴责Macharian异端而受到尊敬的监察官,开始对遥远的东南所发生的事件提出问讯,边境事务署的官员们却只能提供很少的资料,于是Kryptman审判官开始亲自着手整理和分析所有关于枯竭世界的报告,杂乱的事件渐渐变得明朗,一幅清晰而特异的图样被展现出来:枯萎现象正在向银河的更深处蚕食,并直指Tyran星球。 

监察官向审判庭委员会展示了他的调查结果,并被授权指挥一艘飞船深入东部 边境以调查更多的数据,但是当监察官的飞船仍在亚空间中航行的时候,针对 Tyran的进攻已经开始了。 

 


THE DEATH OF TYRAN

监察官Kryptman一个月后收到了TYRAN受到攻击后发来的最后消息。那时他的飞船经过1年的飞行刚刚抵达到TYRAN星系。最开始他无法把眼前的这个死亡,荒芜的行星和那个海洋行星TYRAN划上等号,在经过长时间的搜索以后,他在深深的尘土下面发现了一个数据日志,里面记载了帝国未来要面对的,那无比巨大的威胁.......

日志显示,Magos Varnak,机械神教的高级成员之一,也参与了对东部边境的勘探工作,与此同时,Tyran一号基地也探测到了一个由上千个不明物体组成的星云,进入了 Tyran星系.Varnak的座舰在这个星云的边缘被一种生物空雷炸成重伤,虽然他还是安全返回了基地,但是不出一个星期,第一波异形的攻击就开始了. 监察官Kryptman和他的副官们观看了战场影像记录:Tyran残破的天空被激光炮塔耀眼的闪光撕裂了一次又一次,顽强的抵抗着入侵者,在这次敌人数量占据绝对优势的战斗中,勇敢的激光炮塔成员击落了数以百计的Tyran上空的入侵者,令人惊奇的是,敌人撤退了,但是Kryptman明白,更坏的,还在后面. 

Varnak派出了他剩余的三艘星系飞船去追击敌人,飞船的静态场解码录象足够清晰的向kryptman展现了敌人的形象——侵略者是前所未见的异种生物,这些巨大的有机体被厚厚的甲壳所覆盖,很明显,它们能够很好的适应太空的环境。

一艘接一艘,侵略者们飞快的撕碎了星系飞船——Tyran的防御系统先前仅仅消灭了数以千计的庞大虫群中的十余只而已,Varnak被迫作出绝望的结论:侵略者将再次进攻,而Tyran基地,即将被完全毁灭……

由于未知的原因,Varnak的星际通讯组未能对外界发出任何信息,kryptman的灵能者参谋认为是异型抵达时在亚空间留下了干扰流,使得星际通讯无法进行,所以数据日志是Vanrak所能找到的保存他用整个星球的生命换来的宝贵知识的唯一方法。 

Krytpman 安静的看着微型影像显示的成千上万的孢子囊穿过Tyran的大气层,像暴雨一般落向地面.虽然激光炮塔消灭了所有可能落在基地上的孢子囊,但还是有更多的则溅落在基地周边的海水里,基地周围的海水汹涌沸腾起来,从囊中冲出的异形在包围它们的贪婪的海洋生物中杀出一条血路...通过一个探测器录下的影像, Kryptman在他的水晶数据屏上看着Magos Varnak在基地中观察异形的攻击动向。在屏幕上,分散在各处的防御系统疯狂地向这些张牙舞爪的六足生物射击,可是狂风暴雨般的弹药都被这些怪物的厚重外壳弹开,如同散落的冰雹。

屏幕上的形势还在继续恶化,电网和装甲隔离门的重重封锁对于异形来说就像纸和玻璃制成的一般,完全无法阻挡异形肆无忌惮的进攻,守卫着码头的机器奴工顽强的尝试着用喷火器阻挡异形们前进的脚步,但是收效甚微,Kryptman惊讶的看着咆哮着的大型生物挥舞着它们像镰刀般的手臂,抖去身上的火焰,继续坚定的杀向机器奴工们. 

很快,Varnak的监视器上的每个屏幕里都是潮水般涌入基地的异型生物,它们摧毁了它们发现的任何物体。按照Magos的指示,数据日志被埋入星球基地的深处。Kryptman发现是Varnak他自己自愿留下做出这巨大的牺牲的,他知道这些记录下的影象,每一秒都为后人提供了宝贵的资料,来分析,对抗那可怕的敌人。

在数据日志的结尾,是一个残缺不全的片断:由赞美皇帝的颂歌和死亡前的惨叫,以及绝望的枪声交织在一起的令人毛骨悚然的交响乐,而在影像中断前,伴随着充斥着无数怪物的tyran黑色天空,Varnak以一个恐怖的预言代替了他的最终遗嘱,而我们的监察官Kryptman,在意识到他所了解的一切以后,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基于那个完全被毁灭的世界-Tyran,这些可怕的入侵者们终于有了一 个名字--Tyranids 

 

附录2
老独眼

一个1500点及以下的泰伦虫潮(是的,就是以下)可以包括一只老独眼。它被算作重型支援选择。

这家伙一定被埋在冰上百年了,也许从虫巢舰队比蒙冲击马卡各时起,说不定更长。这家伙极其丑恶,明显的死了。一位帝国英雄想来在被撕成碎片前把等离子手枪插进了它的眼睛里,那儿现在足有我脑袋那么大的一个烧焦了的弹坑。我们把它从冰里化出来,挂在了拖拉机上,在坎尼斯那边机械教的人要泰伦虫的标本,我们觉着这家伙能换个大赏钱。走到一半拖拉机就开始摇晃扭曲,后面传来惨叫声。我不是什么星际战士,贾克斯和喀哲也不是,况且我也不傻。我们跳下车就开始跑,可那家伙也很快,最后只有我逃回来了。 
--------------------------艾瑞尔.胡斯特――考古海盗的最后证言 

老独眼是一只在奥塔玛区域喀什的冰盖中发现的一只行刑虫变体。从解冻以来它领导了一系列的泰伦突袭,传说它将主脑的意识召回到了奥塔玛星域。老独眼的结局是个谜,但在其它行星上也发现了落单负伤的却又一样致命的行刑虫。

 

附录3
The Swarmlord

虽然主宰意识创造了百亿的生物,但其中有一只与泰伦种族一样古老,这只生物是暴君种群的巅峰,是主宰意识无情暴怒的终极传递者,它与暴君相比就如同暴君与兵虫相比一般(译者:md,牛不是这样吹的,兵虫T3暴君T6,那你丫起码得是T9才对么),它是最黑暗的梦魇,它曾吞噬许多帝国,它曾见证许多文明的覆灭,它是传说中的世界毁灭者,它有着许多名字:主宰的暴君之王、大吞噬者的传令官、卡哈拉帝国的毁灭者……而对人类帝国,这个最新面对它的对手,它叫作群主(译者:这个名字真不错呀真不错),它引领着泰伦对银河最大的威胁。

自第一次泰伦战争起,群主屠杀的血路纵横整个银河,它横扫了麦格雷星系,屠灭了布雷纳种族,消灭了高戈鲁克的Waaagh,当然它在数个世纪中的战绩远不止这些,而每一次都指挥着不同的虫巢舰队——这表明群主与主宰意识之间的连接如此强力,已经超越了虫巢舰队间的界限。每次群主在战场上倒下时,主宰会通过灵网回收它的意识,所以群主是永生不死的,它将重生并面对它的敌人,一次比一次更强大。

群主的转生就像是虫群的一种应激反应,它总是在虫群遇到无法单凭蛮力解决的猎物时发生,事实上,群主降临的主要目的是研究分析敌人并制订新的战术,因此,群主拥有比其他任何泰伦生物更多的自主权,它用数千年在无数的血战中积累的知识不断充实自己的智谋,这就是群主的异种狡诈,在马库拉格之战中,它甚至多次在计谋上胜过了极限战团——同样具有优越战术素养的战士。


附录4
基因窃取者之道

基因窃取者教派通常会有一只由基因窃取者及其后裔所发展的军队。当越来越多的居民为基因窃取者所感染的时候,教派就将逐渐在本地生根发芽。这一邪教会强迫他们受其束缚,并且还试图确保他们将来的子孙也因基因的力量为教派所束缚。通过它们那长鞭般的舌头内部的产卵管,基因窃取者都可以腐化大量的居民,永久性的破坏他们基因的构成。依靠虫族的集体意识,母巢能将一切带有基因窃取者所留下的痕迹的人们结合在一起。而后,届由此种强大的灵能,身为父母的他们就会如同被催眠一般,照料他们那非人的子嗣而没有任何异议。此后,这些新一代的、混血的基因窃取者就会继续去感染其他人。由于他们那混合了怪物和人类特点的基因,从怀孕到成熟,这些人的生殖周期明显短于普通人。尽可能的传染更多人这一使命是至高无上的。在这种任务中,可能发生在宿主身上的危险被有意识的忽视了。对于这群家伙来说,只要同类越来越多就可以,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这一邪教集团的实际权力掌握在一群头头们组成的小圈子手里。邪教头子们指挥着他们的走狗去占领一个地区,一颗行星,乃至于一个星系,而完全不顾他们的死活。在正常宗教组织的伪装之下,那些邪教头子们绞尽脑汁的确保以下两个目的能够实现:不受外界冲突影响,以及获得越来越多的重视走狗。只要能阻挠帝国的净化行动的话,这帮家伙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追随者们派出去送死。他们会假惺惺的和派出去的炮灰们送别,有时也会象征性的参与战斗。但是,实际上,对于他们来说确保少数特权阶级的生存比什么都重要。尤其是长老,这个面貌最接近于人类和最强大的家伙。假如说基因窃取者或是长老(特别是他,因为对于他来说,藏身在人类社会当中非常容易)能长时间逍遥法外的话,这一邪教将再次生存下去。对于帝国来说,这正是最麻烦的一点——只要有一个邪教分子能侥幸逃脱,更为强大的基因窃取者教派就会在几个世纪之内重新浮出水面。

基因窃取者长老们拥有一种强大的灵能,这种灵能可以被用来催眠和控制自己的跟班们。这种能力一部分是他的主子留给他的遗产,另一部分则来自于集体意识之中邪教分子们精神力的流动。基因窃取者的血统越纯,精神链接就越强,最终他们可以通过母巢感应来指挥大批军队。邪教头头们会组织起一大群武装叛乱分子,但他们不过是一群愚昧的盲从之辈。这群叛乱分子们全部都准备好了为所谓的“事业”而牺牲,但他们却不知道这不过是一场骗局。乃至于,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群头头们的真正面目。基因窃取者们仅仅服从于他们的虫族头子。他们传染他人,散布混乱,保护种子,一切的行为不过是为虫族的到来而服务罢了。

邪教分子们所用的武器和装备要么是偷来的,要么是在黑市上买的,要么干脆就是自制的——结果是,他们的军备种类乱七八糟。他们通常能弄到多种多样的武器和载具(从人类叛变的军队或是政府官员手里得到),但是往往没办法保存下来,因为他们根本就没办法对其进行正常的维护。载具多半是有限的那几种容易偷到的,或是比较容易制造的。这群邪教分子没有多少专业的军事载具,所以他们必须依赖于较为普遍的载具。通过袭击军火库或是将高层官员拉入邪教集团的手段,他们偶尔可能会得到一些更为稀有、更强大的武器。不过,此种行动花费巨大,而且多半只能得到一些常见的军备。

邪教分子们必须依赖于自制的战争机器,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将许多民用车辆改造为军事载具。邪教分子的豪华驾车能让他们在不暴露真实面目的情况下在城市里到处转悠,而且假如说增加一些额外装甲,将这种民用车辆改装成为轻型装甲载具的话,在战斗中使用也很合适。往往是在没有任何真正的军事训练或是指导思想的情况下,邪教分子们就准备投入战斗了。他们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邪教分子们要么骑在马背上,要么骑上摩托车或是其他的杂七杂八的载具,而大部分的地面部队则是以任何他们能找到或是偷到的武器武装起来的。

假如这一邪教集团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实力(此时他们多半会经常参与武装战斗)的话,他们发出的信号就能够吸引一只在行星间四处游荡的虫族母巢舰队。从这一傀儡集团的头子到跟班,邪教分子们都被投入消耗战。他们会被驱使着去打倒一切地方或是行星的军队,以确保他们的安全和发展。而后,这种邪教分子与帝国军队间的战斗使得信号更为强烈。最终,“此地食物丰富”这一信号会如同灯塔一般明显。当虫族到来之后,一切都结束了——仍然存活的邪教分子们进入母巢舰队,而后被吸收。在行星上的基因以及有机物都收集完毕之后,行星也被放弃。就算虫族被击败,这颗行星多半也已经分析崩离。就算侥幸逃脱厄运,他们也将迎来帝国为确保没有基因窃取者存活而发动的病毒炸弹轰炸。

一颗又一颗的行星……世界看上去正在被这种在银河当中四处传播且不可阻挡的瘟疫所击败。

 

 

 

9月20日 发布于北京
全部评论 25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

82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