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智牌对局中的心理习惯

  • # 万智牌

 

作者:Martin Juza

原文链接:https://strategy.channelfireball.com/all-strategy/cfb-pro-content/mental-habits-in-a-game-of-magic-deep-dive/

我最近看到一条有趣的推特,讨论人们在玩万智牌的时候通常会想什么,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深入讨论的很棒的话题。所以今天,我将告诉你们我在一盘游戏开始到结束我在想什么。

摘要

  • 对局
  • 起手与关键单卡
  • 我会怎么赢?
  • 我会怎么输?
  • 我对手会怎么赢?
  • 我对手会怎么输?
  • 我和对手的出路是什么?
  • 对手的手牌?
  • 对手为什么这样做?

现在让我们深入研究下它们吧。

 

对局

知道你对抗的是什么套牌这件事几乎决定了你的游戏计划以及你调度到一个每回合都有关键牌的起手的激进程度。你需要思考对局通常如何进行,在你赢下或输掉的对局中回发生什么,以及你需要在你的起手牌中找到什么关键单卡。

我们以这四种经典套牌原型来举例。

  • 猛袭:像纯红,纯白,纯绿这种充满了低费生物,力求最快终结比赛。
  • 控制:像白蓝控这种有很多防御组件和很少的制胜手段(通常是旅法或者像聚鲨台风或者蓝巨械这种单卡)
  • 中速:像摩登勇得、标准格力极和先驱红黑中速。破镜奇谭血辫妖精碎骨巨人就是中速单卡的良好模板。
  • 组合技:像摩登变境,泰坦护身符,创生颂曲,无地炮,走骨行尸,发掘这种只专注于自己的游戏计划,不会和对手进行太多互动的套牌。

也有一些混合原型存在,像快攻组合技(石椁,红黑牺牲和某种程度上要感谢好奇求索的纯蓝精怪),组合技控制(洁斯凯卢卡,大部分的无畏创新套牌,旧时代的分裂双身)或者中速组合技(阿布赞军伍)这种你既需要注意他们的组合技终结,也需要意识到他们也能通过正常施放他们的碎骨巨人破镜奇谭取得胜利。

我们通过经验了解不同的对局通常如何进行,但也有一些基本规则可以遵循,我们接下来会说到这些基本规则。

 

先后手

先手和后手有着巨大差异。想象你正在打小红镜像,你的对手热忱冠军劫富侠客。现在是你的第二回合,你手里有劫富侠客碎骨巨人。作为后手并且已经受到了对手两个生物的伤害,你应该用碎骨巨人杀了劫富侠客止血而不是在自己已经落入下风的状况下还和对手竞速。如果你是先手,对面只有一个热忱冠军,在这里你应该总是出劫富侠客踢。

对局间对这点的思考非常重要。学习换备时根据先后手改变你的套牌构造是最重要的技能之一。

我记得在一个标准环境中有一套使用灵道探求者鬼怪闹事头飞螳骑兵的套牌特别流行。我当时总会在GP的前几桌闲逛,看到在一个洁斯凯镜像对局备牌局中两个人都握着鬼怪闹事头众神之怒。刨除一些极端情况,在几乎所有的相同对局中,这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对的。

使用这套牌扮演的角色要么是先手的激进玩家要么是后手的追赶玩家。当你先手时,你一般希望让像鬼怪闹事头这样的单卡为你创造优势与卡差并且带给对手压力迫使对手回应你。这就像在你已经有一票生物在战场上的时候你是更容易出旅法师的一边。后手的牌手需要意识到这点然后换上众神之怒来摆脱这种情况。

在你的红快攻套牌的备牌里带上岩浆喷散这种牌也是个好例子。当在对抗同样低曲线生物套牌时,我总是会在后手上岩浆喷散而先手不上,先手的时候我想将我所有的资源都用来扩大优势和施放更多威胁。

我认为在原来的标准铁木尔能量里也是一样。你想在镜像后手局使用岩浆喷散来处理对手的大通联仆从长牙幼兽。而你先手时更想连上2-3-4的生物曲线,而且你在已经施放更好东西的时候并不担心对手的2费曲线。


起手与关键单卡

如果我了解对局,那么这会告诉我关于我需要的起手牌的一切。

让我们以纯红对白蓝控为例:

当我作为纯红玩家,我知道我需要一个至少前两回合都有人出的手牌,最好是三回合。生物是这个对局中的关键。一个熊野大战渴苛斩火树族密使劫富侠客的起手会给控制牌手带来很大压力。以戏火作乐+闪电炼击的起手几乎没有任何作用,因为他们不像生物,不能造成持续伤害。虽然你将会经常使用闪电炼击在对手没血的时候终结他,但是你需要一个生物超过烧牌的起手。

如果我是控制牌手,我会找一个有低费解和扫场的起手。像携带式次元洞神之愤怒这样的单卡将会是你活下来的关键。起手有两个多明纳里亚英雄泰菲力会让我极有可能调度,因为这些对我前期活下来一点帮助都没有。

如果你不知道你的对手在玩什么,比如竞技场天梯,你需要了解最近的meta形势。虽然没有人会在他们的电脑前做复杂的计算自己是否应该调度一个起手两个神愤的起手,但了解最近的meta总是有助于你做决定的。

操控主动套牌意味着你可以不用过于担心这点,因为你在每个对局中的完美起手大部分看起来都差不多。


我该怎么赢?

在比赛的每个阶段,知道自己如何取胜很重要。这将帮助你做出起手牌的决策并在每个回合告诉你要做什么。你可能会说:“Martin,你把对手从20打到0就赢了啊。”是的,但是在这件事上要比简单的这句话复杂很多。

让我们继续以小红对控制为例。这种对局的大体运转模式是快攻套牌尝试在控制牌手打出强大的高费咒语接管比赛前给予对手最大的压力。

作为快攻牌手,如果我能在对手用处他手牌中大部分高费咒语之前把对手打到0我就赢了。这意味着我不需要太关心我的手牌数量,我只关心速度。这样的话,我会很激进地调度,寻找我可以按曲线出得低费生物。如果我调度到了5但是我在对手还有六张手牌的时候终结了比赛,这就是一次完美的胜利。

当你使用中速套牌时,这件事就变得很复杂,并且需要很多练习。因为你获胜的方式通常是在长盘对局中一点点磨碎你的对手。

还有一个重要的技巧值得注意和掌握,就是意识到你需要去赢,而不是努力不输。(译者:这一点之前Reid Duke也在他的文章中提过)

比如说,作为一个红烧牌手,烧死对手的生物给自己的生物开路,或者在落后时让自己活更多的回合很诱人,并且大部分时间是对的。现在想象你和你的对手都只有6,你场上没有生物手牌只有一张闪电击,对手有七张手牌,他在用他的3/3攻击你。如果你杀掉33,你会多活一个回合,但是这样你几乎不能在你快死了的时候面对还有七张手牌的对手。这种情况下中血,让对手用更多的生物然后在对手回合末用闪电击打脸,希望再抓一张烧3终结比赛,忽略对手的场面,这样做总是对的。

另一个好例子是操控探索红黑中速对抗纯绿猛袭。如果我的对手在备牌局的前两回合施放了两个塑形师庇护所,我将不会像一般的备牌局那样计划杀死对手所有的生物,而是转变为激进的一方,然后用反抗烈炬茜卓终耀巨龙来终结对手。

面对两个庇护所施放我的去除咒语看起来让我活了更多的时间,但是最终对手却会用更多的生物压倒我,因为我杀掉一个生物,对手就会抓两张牌。相反,我将尝试按曲线拍出我的生物,忽略对手操控的大部分生物,只使用去除咒语来促使我的生物造成伤害或者在关键回合存活来赢下伤害竞速。这么做不会总是成功,但是这种打法的成功率比起在对手还有20血而我没有场面时对着两个庇护所甩去除咒语看起来机会大的多。

在限制赛中,很早的抓到一张后期限制赛炸弹会改变我的对局方式。比如说我的起手有像寰宇盘蛇寇玛旭日天尊艾紫培这样的单卡。即使我的套牌是一个很激进的套牌,我也会关注于交换来让我的生命值尽可能的高,而不是关注于去和对手竞速。因为我知道如果对局往后走,我的秘稀炸弹将会让我在游戏中胜利。

我在每个回合都会在我怎样取胜这个问题上考虑很多。如果我在这里施放了X牌并且对手没有回应Y,我将在对手没解的情况下取得多少的优势。

好的,他们找到了回应Y,所以现在我的游戏计划发生了变化,我将专注于让我的两个奇奇结界都翻面然后用这两个奇奇赢下比赛等等这些。

你应该总是尝试跟随你套牌的游戏计划,虽然实际的胜利路线每回合都会变化。


我会怎么输

相似的,你也应该思考在你输的时候对局是怎样的。当你在对抗控制套牌,你的对手处理了所有的威胁然后出泰菲力并依靠他冲向胜利的时候,你已经输了。对抗快攻,当对手很早的领先于你并且你输的时候手里会握着一堆牌。对抗组合技,你清楚你剩余的回合数。

思考你将会怎么输并不只发生与你实际落后的时候。在你领先的时候思考这件事同样非常重要。如果仅仅因为你有一个强大场面就觉得极有可能获胜,但这并不意味着你的对手不会连续抓到他最好的两张牌然后逆转局势。

即使在你拥有最强大的场面的时候,也要时刻考虑你对手的出路以及对手抓到什么你会输。

 

我的对手会怎样赢或输?

我认为“我的对手会怎么输”很像“我怎样赢”,但是有些时候这意味着知道如果我弃掉或者放逐他们组合技套牌中的一张确定的牌之后,他们没有办法取胜。

了解我的对手的洁斯凯合变或者柯西斯组合技的运作原理在你做出让你最大机会取胜的决定是很重要的。知道我的对手需要结算无畏创新来获胜意味着我可以规划我的游戏计划围绕这个咒语的结算。

最好的关于如何赢或者输掉一个对局的例子是很多年前的灵能阿托格镜像。那个时候我还没开始真正玩万智牌,但是据说2002年世界赛冠军Carlos Romao发现,在大部分的灵能阿托格镜像对局中(这是当时最流行的套牌),真正重要的牌只有灵能阿托格这张牌。因此,他常常不会反击对手的抓牌咒语,并且只关注于用反击反击掉这个强大的生物。这为他带来了什么?看看这里。

知道我的对手如何获胜,和什么单卡他们必须处理,意味着有时我知道我如果在备牌局结算了一个2回合的得享安息,对手已经输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可能会尝试激进调度,优先找到这类型的的备牌等等。

 


我和对手的出路是什么?

我们已经稍微谈过了这一点,当一位牌手处于极大领先地位时,要时刻想好落后牌手的出路是什么。有些时候绕着一张指定牌打意味着你会给对手额外两回合的生存时间,但是如果这也代表你将对手的出路从1降到了0,这绝对值得。


对手手牌中有什么

在整局比赛中,我经常思考对手的手牌。当对局开始,如果他们很快接了七张起手,我非常肯定对手抓到了完美手牌因为没有任何理由去不这么想。如果我的对手调度到5,我知道我比平常有更多的时间去找到我的组合技组件。

根据他们的套牌,他们在某个回合做出或者不做出某一个操作经常会让我思考。红绿猛袭在对抗你的生物套牌时接了一个7张起手但却让过了他的前两个回合。我将会认为对手极有可能握着一张碎骨巨人等待着你的2防生物。如果我可以施放一个3防生物或者以类似的方式建立我的场面,我将大概率做出这种决定。

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让对手以一种最尴尬的方式使用他们的法术力,或者不要让他们每回合把法术力都能用完。比如说,近几年在对抗标准/史记中的白蓝控制或者红蓝这种套牌时,对手的三回合大概率只能用一个像吸收这样的反击咒语来互动。在第三回合对手有三费,我会尝试先施放一个不那么重要的咒语骗一骗或者在对手的下一个回合末施放一些瞬间时机的咒语。第四回合是他们非常想施放化学师的洞察的回合,所以在这个回合我会尝试结算一些像茜卓这样的重要咒语来打乱对手的节奏。

有很多东西可以泄露对手的手牌,所以尝试注意每一个小细节。

 


对手为什么这样做?

我的红蓝凤凰对手一回合用蒸汽喷发口烫了自己2然后让过?对手应该会有不洁热火岩浆喷散抉择或者详加考虑。在备牌局的第四回合烫2血下第四个地然后用三费出了个娜尔施让过?我会强烈认为对手留了个神秘干扰

我的对手在限制赛中没有过多考虑就在三回合用一个很好的去除咒语杀掉了我的三费曲线生物?他们可能不是很有经验,即将在空场上使用鹏洛客,要么仅仅是手里有更多的去除咒语。

白蓝控制在打我的猛袭套牌时在保留7张起手但是在前三回合什么事都没干?我认为对手会有一张神愤等着在四回合使,否则对手绝对不会保留这个起手。

尽管我的绿色生物套牌对手满手牌,但还是什么事都没干让过了第四回合?你可以打赌,你结束回合的时候,堆叠上会有一张征召军伍

 

换备

换备可不仅仅是在对控制和组合技的时候换入弃牌咒语或者对快攻套牌时换入更多去除然后点击“提交”。

要掌握的一项非常重要的技能是学习为了针对对手换备后的套牌换备,而不是对手的主牌。

最近的标准红蓝套牌是个好例子。在主牌局,你可能会面对一个充满了咒语但没有生物的秘法轰炸套牌。自然而然的,你把所有的生物去除都换出去,放入了倨傲击逼从。然后,你的对手2回合出了个闷燃龙卵然后你意识到你没有对应的解牌。

我想说三个最重要的需要思考的时间点,做调度决定、根据对手的操作猜出对手的手牌以及意识到你的获胜方式的变化(游戏计划的改变)。有时这意味着你只能在你对手手里是7张地的时候取胜,但如果这是你唯一的获胜方式,你就要去争取这样获胜。

 

9月22日 发布于辽宁
全部评论 10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

75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