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屁股吹笛子的人,武装兔子,双喷海怪,这个游戏在搞什么

  • # 桌面游戏

 
《岸海相间》

 

伴随着《岸海相间》的推出,整个游戏搭载《卡卡颂》的地图构建模式与海图地图风格碰撞出奇特的化学反应,更深得人心。

 

 

《岸海相间》

 

玩家在享受玩乐绘制世界的同时,尤其在游戏结束的时候完成一整整个地图的成就感,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创始者。

 

不少玩家也注意到小小的六边形板块中,暗藏玄机,很多魔幻生物出现在版图之上,全副武装的兔子,海里的各种长相奇特的海怪,甚至还有克苏鲁。那么我们完成的地图究竟是什么?随着这些囊括奇珍异兽的海图,来一探究竟。

 

🗺

地图:世界之布

 

最初的人们认为世界是一片混沌,对于创世东西方都有不同的说法。欧洲中世纪人相信,整个世界都是上帝的手指所写下的一本图文并茂的大书。由此而定夺了地图最初的意义: 对于混沌世界的精微缩影,科学仪器对广袤无垠的征服。

 

 

Olaus Magnus'Map of Scandinavia 

1539,Section A,Iceland

 

中世纪(英语:Middle Ages,公元476年-公元1453年)地图在拉丁文:mappa mundi “世界之布”,地图通常不是以实际运用为主,也起不到导航作用。

 

当时的欧洲地图很像一块由色彩、世界、物种和概念织就的一块百纳被,同时是地理又是历史,既是知识又是信仰的产物,它记录着从创世一直到人类**所有重要的精神事件,所以它既是一种宇宙蓝图,又是个人的心灵图景。

 

海图中的一个个怪奇生物

 

所以在《岸海相间》中所拼接绘制是故事(叙事)地图:表现身历其境的某个人或是某种文化对于一个地方的看法。它们是按照旅行者(制图师)的路线构建的,更具有灵活性,是深度的地图,记载着过去,记忆与风景的相互交织,大陆与海上的奇异生物所表现的是一场场魔幻冒险,所以毕竟主打推出的大陆与海洋的争夺,其实更是我们作为制图师对自我领域的较量。

 

“一切地图都是人类想象力的产品。它们是思想和推理的手迹,包含着所有讲故事的方法:每根线条,每种形状和每个符号都有各自的目的、价值、方向和重要性...地图可以作为隐喻出现...”

——Huw Lewis-Jones

 

未知海域的冒险

 

当直立人靠脚走出了非洲大陆,到世界的每个角落**出自己的独特文明。比起土生土长的大陆,海洋不断变化意味着未知和危险,望着深邃的**大海既为之着迷,又对它感到恐惧。

 

 

甚至物质本身(海水)也常常是寒冷和黑暗的,大量饮用是致命的。为了给这种未知的恐惧赋予某种具体形式,人们煞有其事地想象出了种种怪物

 

在《圣经》中就有对海怪的描述,甚至早在其记述之前,海怪传说就出现在了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文本里,“它是未知恐惧赋予的某种具体形式,无论是在西方文化还是东方文化中,人们总是会想象世界上的那些边边角角的隐秘地带充满了奇怪的、古怪的、危险的生物,海怪就是其中的一种。”现如今也是如此。

 

Mapa de Olaus Magnus, que mostra a Islândia (esquerda) e a Noruega (direita)

 

古典时期、中世纪或是文艺复兴时期(14世纪至17世纪欧洲的文化运动)的绘图师将这些古怪的生物画进了地图里——它们时而是在一本正经地传递新知,时而是在警告人们未知海域的危险,时而是在暗示**势力宣告主权,或是作为纯粹的装饰物,满足观看者对于“漂亮的地图”的审美需求。

 

满是海怪

 

在当时很多这些华丽的海图之所以存在,是新兴的城市资产阶级,喜欢把这种海图挂在家里中作为装饰,这些海怪可以说是要求定制的。定制的东西越多,画面就更加的丰富与华丽,就越贵,一个画满海兽的海图的话,价格是素海图的十倍左右。

 

 

到了17 世纪末欧洲人对科学的理解与运用的增长,印刷机的发明使逼真图像的传播变得方便便捷与更有具有信服度,导致手绘”海怪“在地图上逐渐消失。在范·杜泽(Van Duzer)与拉普汉姆(Lapham's)的信中说“随着技术的进步,我们对海洋的理解与航行技术的进步,人们更加重视人类掌握水元素的能力——在上面航行并在上面进行贸易。”

 

《岸海相间》

 

因此,有海怪的海图虽然在 17 世纪并没有立即从地图上消失,但随着时间的渐渐在海图中消失,仅剩下船只的身影。那么对于这些天马行空的产物,又源自哪里呢?出自怎样的传说故事?

 

 

👾

岸海怪奇物语

现在开始硬核科普时间

 

🐍

 

Abraham Eleazar 双Ouroboros

 

衔尾蛇(Ouroboros,音译乌洛波罗斯亦作咬尾蛇)

 

熟悉《岸海》的人都会知道,这是游戏中的第一个板块,后续的衔接都与它相关。两条蛇头尾相接,贪婪的吞噬着对方象征着无限,也意味着在《岸海》中陆地与海域的无限扩张。

 

 

 

《岸海相间》衔尾蛇

 

衔尾蛇被称为炼金术中最古老的寓言符号,代表了永恒和无尽回归的概念。蛇形生物自噬的这个图像,最早可以追溯至公元前1600年的古埃及时代。在埃及,它代表的是太阳圆盘,以及太阳东升西落的循环旅程。

 

 

🐖

 

《岸海相间》海猪

 

海猪(Sea Swine):解释为上帝不悦的标志

 

如同欧洲中世纪人们眼中的那样,海怪是反自然的存在,是背离伦理道德的存在。海猪比喻歪曲真理并像猪一样生活的***。 North Sea on Olaus Magnus’s 1539 Carta Marina海猪征对真理的蔑视,正如马太福音第 7 章所说,“不要将珍珠丢在猪面前。” 

 

 

Sea Swine

 

由此理解,不要与异端分享他们所唾弃的东西,即真理。在它腰上与肚子上的三只眼睛,”眼睛“这一元素在杰罗姆的《马太福音》第 5 章中,被解释为”思想和感知“,集中在腰腹的位置“肚皮”象征着对美食和**的渴望。

 

 

 

 

解释了它的意义猪的各个部位,头后的月亮意味着对事实的歪曲,四龙脚象征着人类的邪恶行为与欲望,从地球的四个阴暗的角落爆发出来,出现在鱼身上,就像是窥探的痞子。

 

 

🐋

双喷海怪

 

《岸海相间》双喷鲸鱼

 

谁又能想到这居然是鲸?处于现当代的我们对于生物都有一个共同的概念,但在中世纪的海图中熟悉的生物却被歪曲成如此诡异的模样。

 

 

 

未受过教育的水手是艺术家和作家试图描述海洋生物的主要来源,其中鲸鱼通常被画成野兽般的头,就像狼和鸟的杂交体,**獠牙或伴随着水龙卷。

 

 

 

 尽管在通常情况下鲸性格温和,但在画作中经常以攻击船只的动作来表现。虽然这种“海上事故”不太可能经常发生,但很容易想象当水手面对一个庞然巨物突然升起时,伴随着鲸的鸣叫,未知恐惧的逐渐涌现。

 

 

🦑

克拉肯

(挪威語:Kraken)

 

《岸海相间》克拉肯

 

北欧神话中游离于挪威和冰岛近海的海怪。挪威海怪巨大的身躯和令人畏惧的外表使它们常常出现在小说作品中。自从十八世纪晚期以来,关于挪威海怪有许多不同的说法,大多将其描述为类似章鱼的生物。

 

 

by Coastal Print & Design

 

挪威海怪的某些特征与冰岛地区的海**山运动有一些相类似,这些特征包括气泡、急流和出现新岛屿。但现代科学认为,这个传说只不过是人们对真实世界中章鱼或巨型乌贼(大约13米或者43英尺长,包括触手)的印象。

 

 

🐖

会飞的猪

(Flying Pig)

 

《岸海相间》会飞的猪

 

飞猪是起源于希腊神话,存在于民间传说的魔法生物。最初的“飞猪”出现于大公元前510-公元前500年的希腊花瓶瓶身上,赫拉克勒斯(Heracles)手持带有翅膀的野猪装饰的盾牌。这只飞猪是戈尔工-美杜莎和希腊海神波塞冬的后代,也是飞马珀加索斯的兄弟。

 

 

 

另一种算是俚语:When pigs fly,一种说某事永远不会发生的方式。这句话常用于,嘲笑野心太大。主题有很多变化;当一个以“失败者”冠名的人最终成功时,旁观者可能会讽刺地声称看到了一头会飞的猪。

 

 

🐇

兔子的复仇

Armed Rabbits

 

《岸海相间》全副武装的兔子

 

全副武装的兔子经常出现在中世纪手抄书的边缘留白区域,正如科里·多克托罗(Cory Doctorow)在他关于BoingBoing的文章中所写的那样,“中世纪手稿的边缘是无聊僧侣的游乐场,他们有着粗俗的幽默感。”

 

 

 

骑士般的武装,暴力兔子经常作为边缘装饰,其形态表现多数为与狗搏斗,或是与其他生物比武。由于兔子和野兔是,怯懦天真、无助和被动但愿意的性行为的标志(许多中世纪的性意象都涉及狼跳到兔子身上)。

 

他们复仇的想法与本身的天性背道而驰,逗乐了中世纪的艺术家们。所以在中世纪的手稿中,兔子复仇的形象经常被用来展示所描绘的人的怯懦或愚蠢。

 

 

🦁

手持剑与书的狮子

(威尼斯语:Leon de San Marco)

 

 

《岸海相间》会飞的狮子

 

飞狮的元素在欧洲的旗帜与建筑装饰上经常可见,但是手持剑与书的狮子可与之间所说有所不同。在圣马尔谷圣殿宗主教座堂顶部有这么一座雕像——圣马可飞狮,一只长翅膀的狮子,抱着一本圣经。

 

 

 

众所周知,狮子是权力、骄傲、壮丽、高贵和勇气的象征,与马可联系在一起,因为它强调了复活的力量、基督的威严和威严,以及他的福音书的特点。马克为了描述向人们宣布耶稣的到来乔瓦尼·巴蒂斯塔(Giovanni Battista),在他的书的开头引用了“沙漠中呼喊的声音”,这让人们想象狮子的咆哮。

 

 

🔈

用屁股吹笛子的人

 

 

当时拿到这个板块的时候,学习艺术史的我为之一惊。这样的滑稽形象,出自于早期荷兰大师耶罗尼米斯·博斯在橡木板上绘制的油画作品——《人间乐园》(公元1490年至1510年)。被誉为文艺复兴“超现实主义之父”的符号与预言,整个学术界对于他的争论持续了几个世纪之久。

 

 

《人间乐园》

 

《人间乐园》的创作背景正是在被黑死病所席卷的欧洲,近2500万人被夺取了生命,面对**教会的不作为,人们对于宗教产生了质疑,天主教会的专制因此打击,社会结构发生了巨大转变,加速了文艺复兴的到来。在灾难面前,人性的丑恶会被无限放大。作者博斯运用自己独特的幽默,描绘着当时世间的愚昧百态。

 

 

《人间乐园》

 

其中“用屁股吹笛子”就在《人间乐园》的最右一联中,在这展示了一个荒谬怪诞的超现实的Bosch式地狱,主题就是因为人类的愚蠢荒唐和**堕落将导致可怕的后果。用屁股或是怪异的形态来奏乐看似滑稽,但它们实际上是有一定的逻辑的。

 

博斯在场景中将本应该演奏悠扬、舒缓的音乐的乐器,反向描绘将神圣的事物进行了讽刺性的扭曲,以可视化世俗,一群罪人**着在地狱组成了史诗交响乐队,演奏着一旁屁股上的乐谱。

 

 

🐚

潜入岸海的深处

 

 

《岸海相间》

 

简简单单的版图拼接桌游,一些不经意或是看似随意的装饰的背后,蕴藏着更加深邃的文化底蕴。

 

与其说我们在完成游戏,不如说是我们一步一步的在还原世界,在环球旅行,像是1497 年底,达伽马和他率领的葡萄牙小型舰队绕过了好望角,从此人类历史进入了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史”阶段。

 

 

《岸海相间》

 

这就是《岸海相间》所带来的别样魅力吧,希望通过这次的岸海图志科普能让下一次的游戏体验更加的深刻,更加的具有故事性,遇上塞壬、潘神、神秘的商人...创造一部个人定制的绘本。

 

参考资料:

Why Are Medieval Manuscripts Filled with Raging, Armed Rabbits?

L3.1 HERACLES, GERYON, CALLIRHOE & ORTHRUS

It Happened to a Friend of a Friend of Mine: Natural History & the Rise of Empiricism

Musical imagery in the Global Middle Ages——By Dr. Lindsay Cook. Created by Smarthistory.

海怪 : 中世纪与文艺复兴时期地图中的海洋异兽—Chet Van Duzer

【一席】包慧怡:世界之布 | 解密中世纪地图

A Field Guide to Medieval Monster

 

2022年10月14日 发布于中国台湾
全部评论 0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

1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