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动视暴雪关闭国服的背后故事——那个人为何如此跳 

  • # 玩家杂谈
  • # 电子游戏

本文原作者是业内资深大佬雪暴君,原标题为:沙雕为何如此跳 

 

本文试图在公开层面可查证的信息数据基础上,以正常人的角度来解读动视暴雪那个沙雕为何如此疯狂,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续约是双赢的情况下极限施压背刺数刀,最后一拍两散,只剩下广大中国玩家成为最受伤的人。

 

最终我拼凑出一个勉强符合逻辑的思路。太长不看的话,总结起来就八个字 - ”有恃无恐,资本本性“。当然还可以更简洁 - ”钱“。

 

让我们先回到2013年。

那年的4月,游戏业界和资本市场都被一条新闻给震惊了,标题叫做”动视首席执行官薪资狂涨8倍,成为美国薪酬最高的CEO之一“。内容是根据动视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一份备案文件中显示,时任动视暴雪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Bobby Kotick,在2012年的收入超过了6490万美元。而此前一年他的年收入在832万美元【2010年为近560万,2009年为310万】。这其中,激增的大部分来自一笔价值5590万美元的股票奖励。其他部分的”小头“,包括 201万美元的工资,250万美元的奖金和452万美元的其他激励薪酬。激励薪酬奖励这个部分与公司营收,每股收益和自由现金流,公司战略目标实现等方面挂钩。另外备案文件还显示,如果Kotick达成最高绩效目标,则他可能会再获得1600万美元奖励。

那么那一笔大的5590万美元的股票奖励是怎么来的呢?这就要说到动视暴雪高层的薪资结构了。根据官方的说法,”(动视暴雪)的薪酬理念是通过实现公司和个人目标来激励高管推动公司的财务业绩。我们的高管薪酬计划,旨在与这一理念相一致,有三个主要组成部分:(1)基本工资;(2)年度现金奖励;以及(3)长期股票奖励,包括股票期权和基于时间和业绩的授予的限制性股票单位。”另外呢,还有几个补充条款,比如“为了确保我们的高管致力于我们的长期的业务增长战略,我们为高管提供了一次性的“预付”长期激励协议,其目标价值基于协议的期限。”

 

Kotick在2012年与动视暴雪签约5年继续担任公司的CEO,那么根据上面条款,他获得了一次性的“预付”长期激励,也就是5590万美元的股票奖励。

 

还是他们会玩啊。

 

看完这个,为了更好更完整地追踪Kotick从动视暴雪拿到的总薪酬,我牺牲了暗黑4深层梦境最后一天测试的部分时间,翻看了动视暴雪从2010年到2022年给美国SEC提交的几百页的股东大会报告备案,得出了以下的一张Kotick年度薪酬图表:

 

不难看出,那又粗又长的股票奖励是Kotick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比如,2012年续约CEO聘用协议拿到了一大笔钱。2016年的时候,之前签署的五年CEO聘用协议到期,于是董事会又再度聘请Kotick担任首席执行官,这又是一大笔钱。

 

2012年和2016年两度签署的CEO聘用协议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咱们一点一点地来说。

 

2012年的协议中,Kotick年基本工资翻番来到200万美元,而且还将此基准追溯至2011年7月1日。所以他收到了两份一次性现金支付的工资补偿款,合计约66万美元。另外签约时获得一笔250万美元的一次性现金签约奖金。最大头的就是股票激励,分两部分授予,第一部分2,061,006 股限制性股票单位,第二部分4,122,012绩效股。当然这些股票奖励不是立即归属的,需要达成一些条件,这个我们后面细说。

 

到了2016年的聘用协议里,为了应对外界对Kotick收入太高与动视暴雪员工收入差距过大的批评,从2017年1月1日起,他的年基本工资降至 1,750,000 美元。此前他的工资情况是,2012年翻番来到200万美元,并且每年递增均值在4%,到2016年已经涨到237万美元。这与2017年相比少掉的62万美元,差不多正好是2012年工资基准追溯补偿回来的钱。事情就是这么巧。但是,我要是不说的话,在图上那蓝色的一小条的增减幅度,我估计大家基本都看不出来。【题外话: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16年公布的报告显示,2015年美国家庭收入比2014年增加5.2%,家庭收入中位数为5.6万美元(一半家庭收入在此之上,另外一半在此之下),这是自2007年以来家庭收入的首次大幅度增长,也是1967年以来年度增长幅度最大的一次。】

 

除此之外,相对2012年,2016年的协议里,对于股票奖励这巨大的蛋糕块还开启了超级加倍模式,不仅“按照惯例”签约当年就有奖励,并且根据绩效目标最高可授予250%的股票激励。此外,在Kotick继续受雇的前提下,他还可以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分别获得股权奖励。这就是为什么2017,2018和2019年相对“可怜的”2013,2014和2015年显得那么粗红直长的原因。最让我看呆的是,协议中约定“每项奖励的形式、金额以及条款和条件将由薪酬委员会在与Kotick协商后*自行决定*”。

 

其结果就是,2016年他拿到了近2500万,2017年2400万,2018年2653万,2019年2540万。四年下来总计超过1亿美元,这可比一次性拿5590万“低调”多了。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么?当然不。2020年的那一个大粗红条看到了么?价值近1.5亿美元。这个部分来自协议里的“2020年长期绩效激励”。协议中规定,“在Kotick继续受雇的情况下......根据我们的总股东总回报率以及在某些情况下我们的相对股东总回报率衡量”,“该奖励的价值和授予日期将由薪酬委员会在与Kotick协商并考虑上述2017,2018和2019年股权奖金的相关因素后*自行决定*”。

 

又一个自行决定。这还没完,协议规定2021年Kotick将继续获得“2021年长期绩效激励”, 价值将会“依据2017年至2021年五年期间的累计营业收入表现来衡量”,同样是“由薪酬委员会在与 Kotick 协商并考虑与上述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股权奖励相关的因素后自行决定”。

 

那么这个权限极大的薪酬委员会是怎么组成的呢?以2016年为例,主席Robert Morgado,华纳音乐集团的前首席执行官,在一项有争议的重组计划后被迫辞职,自1997年以来一直担任动视董事会成员。成员Casey Wasserman ,2028洛杉矶奥组委主席,主业是Wasserman体育经纪公司,2015年开始在动视董事会任独立董事。成员Elaine Wynn,Steve Wynne的妻子,史蒂夫叔叔可是Kotick的偶像兼天使投资人,对Kotick的影响深远,Elaine就是他亲手安排进动视董事会的。一句话概况:全是自己人。所以虽然还有绩效考核的一些框架限制(比如最高只能翻5倍),但这个自行决定基本上你懂的。

 

抛开这一大堆烦人的数字。时间终于来到2021年,表上那几乎细不可见的图块代表的是826549美元(实际值比这个还低,详见下文)。根据2016年的协议,Kotick的任职时间将到这一年的12月31日截止。本来他们是可以继续玩这套续约+天价激励的把戏直到Kotick退休为止的。但是,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大事件,Kotick的把戏被迫中断了。

 

2021年7月20日,动视暴雪因“兄弟会文化”和性骚扰指控被加州公平就业和住房部提起诉讼。在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调查后,加州政府部门指控动视暴雪培养了一种“兄弟会”文化,女性员工受到不平等报酬和性骚扰,各级就业的女性雇员都受到了影响,并且其领导层未能解决任何这些悬而未决的问题或阻止它们在工作场所发生。这个事情以及其发酵的规模直接导致了动视暴雪被收购,国内也有很多报道,这里就不展开说了,还是单说Kotick。

 

所谓春江水暖丫先知,Kotick这货在DFEH展开调查2年后即将提起诉讼的前夕,在4月28日选择对聘用合约进行修订,将雇佣时间延长至2023年3月31日,并且董事会可以选择进一步延长该时间。

 

这个2021修订版合约中,对基础工资进行了削减,他的工资将减少50%,从每年175万美元降至87.5万美元。年度绩效奖金幅度保持不变,依然是200%封顶,也就是可能获得的奖金从每年350万美元减少到每年175万美元。

 

这些“小钱”咱就不关心了,最核心的改动其实是两处关乎股票激励奖励的地方:其一,“在修改日期当日或之后向首席执行官授予的股权奖励均不受本协议第12条的约束。”,其二,”2021年和2022年首席执行官应获得未来长期激励奖金,并由薪酬委员会根据其唯一和绝对酌情决定权确定“。

 

转了半天还是回到老套路上来。

 

但是针对动视暴雪职场歧视的风暴越卷越大,舆论的压力越发难以抵挡,不仅(当时)有超过1/4的员工联名要求Kotick滚蛋,很多中小股东也发出了不满的声音,甚至针对动视暴雪高层提起了诉讼。在这种情况下,Kotick再做退让,在2021年4月修订版合约的基础上,他要求将自己的基本工资降低加州法律的最低工资数 62,500 美元,并且在实现转型目标方面取得适当进展之前,暂停发放年度绩效奖金和长期激励奖励。

 

姿态是做得十足的,但该拿到的大头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因为根据薪酬委员会的说法,Kotick雇佣协议中“股东价值创造激励”条款所依据的绩效标准已经实现,因为在2021年12月31日之前,动视暴雪普通股的平均收盘价已超过79.96美元,(相对2016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的平均收盘价39.98美元已经翻番),并且至少连续90个交易日保持在或高于该水平。所以Kotick拿到2021年的股票激励已经是铁板钉钉了,只不过碍于外界舆论压力,现在拿到手不太好看,于是暂缓一段时间。

 

接着是最最精彩的部分,千万不要眨眼。

在动视暴雪与微软的收购协议中,有这么一项,假如动视暴雪在扭转工作场所文化方面做出适当的成绩,(例如,推出新的零容忍骚扰政策,将动视暴雪员工队伍中的女性和非二元性别者的比例提高,投资2.5亿加速多元化,提高薪酬公平透明度等措施),那么动视暴雪董事会可以在微软收购后,自行决定授予首席执行官Kotick一笔激励补助金,这个金额取一个同行对比值和2200万美元的较低者。但是这么多份财报看下来,相信我,最后拿到的只可能是2200万美元。

 

能够将外界极大压力化为自己赚大钱机会的技能,我觉得吸星大法和乾坤大挪移也相形见绌吧。这么对比一下吧,同样是面临性骚扰问题的育碧,他们同样也为CEO提供了一项新的年度奖金,用于奖励改善工作场所。老哥Guillemot拿到的数字是20万美元的现金或股票期权。

 

服吗?

 

最后,也终于要说到正题了。Kotick为什么要极限施压网易伸手要钱。

 

其实很简单。

 

根据2021年雇佣协议的修正版,Kotick有权在2021年和2022年再分别获得一份股票激励。价值和日期由薪酬委员会决定。依据跟以往一样,有三年期累积财务指标,营收,每股收益和股东总回报等。

 

但是2022年是他最后一次玩巨额股票激励的把戏了。明年微软收购之后,他必然不可能继续担任CEO,什么签字费,每年自行决定的巨额股票激励,这些统统都没有了。作为一个极致的纯粹资本家,他要做的就是紧紧抓住一切机会,能捞多少是多少,狠狠地把财务指标拉上去,为自己的股票激励加码。

 

倒霉的国服玩家,倒霉的网易就在这2022年的最后关头撞了上来。从这个层面上来说,这个时候的Kotick已经不是动视暴雪的CEO了,他的自身利益已经是与动视暴雪的公司利益背道而驰。这才出现了当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续约是双赢时,一个疯狂的沙雕跳了出来搅黄了这一切。

 

所以,我们是要怪谁呢?命运?微软?又或者.....本泽马?

 

附录1:Kotick在今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获得了压倒性的赞成票,这就意味着,即使3月底他的CEO任期到期,他也将继续担任动视暴雪的董事直到明年6月的股东大会为止。而且CEO的任命是董事会来进行的,董事会里全是他的人,详见之前我的微博。唯一的希望是微软完成收购后的动作,可以参考马一龙在收购推特后的一系列做法。

 

附录2:Kotick即使明年离开,也是满载而归,因为会有一份价值1500万美元的“黄金降落伞”方案给他兜底,该条款规定,如果Kotick在没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被解雇或辞职,他将有权拿到这一笔赔偿金。不仅是Kotick,动视暴雪的高层都有这样一份”保险“。这也是他有恃无恐的原因之一吧。

 

附录3:虽然正文中没怎么提年度绩效奖励(CAIP),但这个相对动视暴雪其他高层而言,收入还是挺可观的。在过去的时候,CAIP考核的划分为60%业绩,40%公司重要目标达成,但是在最近这两年,变成了80%业绩,与20%的重要目标。比如Kotick的CAIP奖励依据就是80%业绩(营收,每股收益等)+20%重要目标(提升女性雇员和非二元性别雇员数量等)。他还完成的挺好的,所以你会看到最近两年里,董事会来了些少数族群女性董事。

 

附录4:如果你关心每年的动视暴雪财报的话,你会发现不管业绩如何,因为动视暴雪总是会定一个偏低的目标,所以几乎每次财报都会说”高于预期“,这样的话这可不是空话,这意味着高管们的CAIP达标了。但是去年财务指标提升到80%占比之后,与目标相差了0.7%,导致高管们都没有拿到2021年的CAIP奖。这个损失还挺大的,因为其他高管的工资都是在几十万美元上下,CAIP可以给到200%以下的奖励,是除了股票奖励之外最重要的薪资来源。去年因为0.7%丢了几十万美元,今年是不是要努努力呢?

2022年11月20日 发布于北京
全部评论 160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

210 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