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卡牌原图和原文,讲述兄弟之战始末(多图)

  • # 万智牌

【方便查阅的链接】

(1)兄弟之战的故事梗概(10分钟视频):

【BRO】兄弟之战视频详解
冲锋犀牛Icarus 2022-10-24

(2)当前时间线发生的事,泰菲力为什么回到过去:

【BRO】兄弟之战到底讲了什么——当前时间线速通
冲锋犀牛Icarus 2022-11-15

 

【前言】

想必大家都知道,兄弟之战讲了兄弟之战(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从克撒和米斯拉的青年一直到老年。我喜欢这种碎片化叙事的手法,于是将BRO卡牌的风味文字和插图按故事发生的时间顺序整理了一下,做成图配文的故事书一样,和大家分享。

以下收录的牌全凭个人主观兴趣。时间顺序方面我尽力了,可能会有谬误,请多包涵。

兄弟之战刚出没多久,几个万智牌插画网站都还没收录插画的原画大图,因此帖子里的图片都来自MTGgoldfish的卡牌。原图就这么糊,没办法。我手动把每张图裁切了一下。

 


 

【传记:兄弟之战】

 


 

【泰菲力穿越】

 

《历时旅人泰菲力》

 

《丝金大师莎希莉》

 

《铸造时间锚》

丝金会随着莎希莉的想法蜿蜒伸展,每次金属扭动,都让时间锚离完成更近一步。

 

《时间锚》

 

《灵魂分离》

泰菲力肉身能够穿行的时间有限,但在卡娅帮助下,他的灵魂能够回到需要的时刻。

 

《时间失调》

超载的时间锚很快就故障失灵,此时卡娅未及将泰菲力灵魂拽回,只得空留他在时间流中飘荡。

 


 

【考古学徒】

 

《法拉吉掘古》

法拉吉考古学家从没遇到过像索蓝魔力石这样令他们欣喜若狂的遗宝。他们把这东西叫作“先贤之眼”。

 

《挖掘导师托卡西雅》

 

《细工掘古》

“同学们切记,如果是发光、嗡响或啸叫的,千万别碰!”

 

《托卡西雅的款待》

“我跟你们的父亲交情很深,我也欠他一份人情。他怕自己有个万一,所以交待要我照顾你们。”

 

《强能石逸才克撒》

(注:这里官中翻译错了。原文是powerstone prodigy,应该译作“魔力石逸才”。魔力石是powerstone,强能石是mightstone。从剧情上说,此时兄弟俩还没发现强弱能石。)

 

《掘古逸才米斯拉》

当克撒在研读书本时,米斯拉学着去研读沙漠本身。

 

《崇史学徒罗兰》

虽然托卡西雅诸学子中属克撒与米斯拉最广为人知,但罗兰才是她一生所学的正统传承。

 

《巨型烬喉龙》

“不要在这峡谷中挖得太深。我答应过你们父母会将你们安全送回。”——托卡西雅

 

《严肃教诲》

“虽然两兄弟都聪颖过人,但他们争吵起来可整死我了。”——托卡西雅的日志片段

 

《托卡西雅的挖掘场》

克撒和米斯拉的父母将孩子送来此处,只是想好好锻炼贵族后代并从世界的过往学习;未料他们竟揭晓了泰瑞西亚的未来。

 

《扑翼机》

“倘若没有克撒的才智,翅翼将永不能承重。倘若没有米斯拉的勇气,我们永远无从知晓扑翼机的真正潜能。我希望这一成果能说服他们多加合作。”——托卡西雅,日志一笔

 

《腾跃飞空》

虽然两兄弟都不愿承认,但合力让远古振翼机重新腾空,是他们共享的最后一段快乐时光。

 

《复新扑翼机》

飞翔空中,两兄弟才注意到沙漠黄砂中隐藏的奇异图符。

 

《塔格辛石室》

索蓝的机器并未死亡,只是在休眠……在等待。

 

《拆分魔力石》

随着闪亮魔石断裂分离,兄弟之间最后一点情谊也荡然无存。

 

《兄弟反目》

兄弟间的对立升级成全面对抗,付出代价的却是托卡西雅。

 

《过度自责》

他的眼前浮现出托卡西雅的面庞。他的耳边紫绕着隆隆爆炸声响。米斯拉埋头奔行,从未回头。

 


 

【克萨在佑天】

 

《铸物卿克撒》

 

《克撒的作坊》

托卡西雅曾反复强调要有明确目标,而克撒如今终于理解此般教诲的意义所在。他的眼中只剩完美二字,且为此目标他可以抛却一切。

 

《高塔工人》

就算是克撒最普通的造物,也能从中看到他对完美的执著。

 

《入城钥匙》

“铸物卿身居佑天多年,为国尽心戮力嘉慧良多。特颁此状,谨致谢忱。”——锈蚀的牌匾

 

《械胜于物》

大领主曾颁令公告,唯有能够搬动雕像的强者,方能与公主联姻。克撒办到了。

 

《萼城的凯拉皇后》

 

《萼城亲王克撒》

亲王很高兴能动用佑天国库来继续他的奢华研究。

 

《能量折射镜》

“原始能量蕴含无限可能。”——克撒

 

《纯净饰符》

“拉卡石核心配上魔力石间质,这样就能显著增强我原本护身符设计的疗伤效果。”——克撒,研究纪录

 

《启迪塑像》

“早期,克撒的神奇自动机械被当作希望与勇气的象征。”——《古文明之战》

 

《凯拉的音乐盒》

凯拉无从得知克撒为她修复音乐盒是否出于爱意,亦或只为炫技。

(注:实在找不到这张牌的风味文字中译版,我凑合翻译了一下。)

 

《彼方瓶》

“我丈夫聪明绝顶,能够用瓶子装下天空;却又愚蠢至极,无视其间美景。”——萼城的凯拉皇后

 

《达硌士的打造》

他的师傅试图超越自然,达硌士则致力于捕捉自然之美。

(注:中译有误,应为“师父”,英文是master。总之达硌士的师父是克撒。)

 

《玩具名匠达硌士》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自然的造物天工!”

 

《悉心布置》

“啊哈!这肯定是开启神秘珍宝的古董钥匙……不对,等等。只是又一个拼装玩具罢了。”

 

《光洁雄鹿》

“自然世界已经解决了我们的问题。留下的挑战便是重现这一优雅方案。”——达硌士

 

《旅人风筝》

“仔细测量角度。记录纸张厚度。我期望到你六岁生日的时候,能看到一架能飞的试作品。”——达硌士,写给哈宾的信

(注:哈宾是凯拉的儿子。根据MTG wiki,他的父亲是克撒还是米斯拉并不明确。克撒怀疑哈宾不是自己亲生的。)

 

《迅械龙兽》

达硌士从捕鱼猛禽上得到启发,设计的龙兽利爪能在极速飞行时精准逮住猎物。

 


 

【米斯拉在法拉吉】

 

 

《米斯拉的掌控》

从弱能石中散发出来的力量,让龙形引擎屈身听从米斯拉号令。

 

《法拉吉龙形引擎》

 

《马法瓦威领米斯拉》

 

《肉身械师阿士诺》

 

《阿士诺的祭坛》

“血槽还要再深一些。需安装更多挂钩来牵引神经。表面纹路可以粗糙一点。”——阿士诺,设计手札

 

《阿士诺的祭坛》

“如果你要去锯解尸首,留意关节如何结合,神经如何排列,皮肤如何剥离。”——阿士诺致达硌士

 

《白骨锯》

“缺乏金属器具时,也可用实验对象大腿骨制成的锯子来切除颅骨。”——阿士诺,研究纪录

 

《液金包覆》

“我们在第五次试验时有了实破。实验对象的皮肤在一小时内就被完全取代,且他在此之后还活了一整天!”——阿士诺告诉米斯拉

 

《变械祭坛》

“人身躯体就跟其他机械一样,能够拆解备用。”——阿士诺

 

《冷漠的阿士诺》

(注:小兵的头盔就是下图)

 

《变械人冠冕》

法拉吉士兵厌恶看到变械人**一副熟人面庞。阿士诺想出了解决办法。

 


 

【佑天与法拉吉之战】

 

 

《募兵官》

“凡登记在册者都无愧英雄盛名!你是否愿来同享荣光?”

 

《佑天策士》

“就让我们钢铁盟来向族长军队提醒一下,梭地岭有多险恶。”

 

《战场屠夫》

“还有哪个大铁家伙想要来试试运气吗?我这才刚热身呢!”

 

《勇猛无畏》

两勇相逢勇者胜。

 

《壕沟备战》

战场上很快就布满了弹迹壕沟,伤亡原因也都被简单归结为“掉进坑里”。

 

《重新入列》

“都给我使劲拉!如果我们不拖走,法拉吉人就会动手了!”

 

《受征步兵》

“真有趣。” 拉加跟同袍抱怨。“米斯拉的跟班能在镶金宫殿里自在逍遥,我们就得在壕沟里啃馊面包。”

 

《空降补给》

里面有崭新装备、新鲜口粮,最棒的是还有干燥袜子。

 

《佑天异见者》

“我参战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而不是要破坏别人的。”

 

《空行者翔翼》

志愿兵几乎从没问过空战营为什么总在募员。

 

《振翼机筑师》

“她只能飞一次。别浪费机会!”

 

《振翼机技师》

“你还想让我给你装安全带? 拜托。我给你装座位就不错了!”

 

《空战元帅》

“今日手中利刃会铭记萼城荣光!愿黄铜七神与我们同在!”

 

《翔翼突击兵》

“焊接点从上方攻击最脆弱。”

 

飞行先锋哈宾

“父亲,佑天是生我养我之地。请让我为它而战。”

 

《法拉吉先锋》

“铮旗军定会让大领主明白,苏瓦地岭属于法拉吉!”

 

《法拉吉舞链兵》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向佑天侵略者展示自己“托玛库沙暴”外号的由来。

 

《喀尔山脊暴君》

战时,巨龙不挑边,只挑菜。

 

《寇利斯幸存者》

起初,行商国度寇利斯觉得没必要卷入佑天和法拉吉的纷争之中。米斯拉的龙形引擎改变了这想法。

 


 

【萼城之变】

 

《苦涩重逢》

和平峰会证明,克撒与米斯拉之间的嫌隙只能以流血收场。

 

《敌意谈判》

 

《米斯拉的指命》

 

《萼城陷落》

为报复大领主在和平峰会上的突袭,米斯拉将佑天首都夷为平地。

 

《截击滑翔兵》

“正面对抗龙形引擎可谓愚蠢至极。让我们从上方入手。”

 

《佑天医护兵》

“快,能救多少救多少! 城墙或会化作齑粉,但萼城将在人民心中长存。”——萼城的凯拉皇后

 

《苦痛阴影》

在萼城废墟中,唯有悲痛还不断增长。

 


 

【战争升级】

 

 

《萼城亲王克撒》

“克撒的本心所向是发明而非兴战。但久战之下,领军重担磨灭了一切,令他变得跟自己的机械造物无异:冷血无情,只知算计。”——《古文明之战》

 

《阿基夫复仇者》

克撒不满足于只有一台多用途机械,决定要造出一支自适应大军。

 

《大量制造》

“我要的是军队,不是作品。加速生产,不计代价。”——克撤,给工程师的批注

 

《动力炉工人》

机械工人理头苦干,不知疲倦地为突破不可能助力。

 

《矿脉工人》

在从过往汲取足够力量与知识之后,克撒继而耗尽了多明纳里亚的未来。

 

《机械化战争》

一开始只是用自动机械来为减员**补充战力。之后便全面取而代之。

 

《掘古爆破》

克撒的工程师往往要花上数星期才能挖出一枚魔力石。鬼怪就没有这么磨蹭。

 

《鬼怪火焰弹》

“如果这个管用的话,达硌士就会允许我们造原寸版!”——鬼怪爆炸家特格尔

 

《空行骑兵》

“兴战于陆地,决胜于天空。”——飞行先锋哈宾

 

《闪击自动械》

克撒建造机械时更注重其防御性能,而米斯拉打造的机械则胜于快速结束战斗。

 

《猛抵战犁》

打造时便希冀能一举粉碎壁垒,击垮意志。

 

《猛烈开火》

新式火炮的毁灭威力,**弥补了它爆破范围不可预测的缺陷。

 

《紧急熔焊》

迅捷维修械能够快速整修受损机械,令其恢复作战能力,从而悄然扭转战局。

 

《魔石回收机》

自动机械坏了能重造。魔力石坏了可不能修。

 

《矮丛林地》

“在通往托玛库的路上,克撒每隔三十里便设置一处要冲,如此构成的壕沟网络四通八达,引得两兄弟数十年间拉锯不休。”——《古文明之战》

 

《米斯拉的铸造厂》

 

《显赫械师米斯拉》

 

《对称间质》

“实现完美很简单。仔细看,我只作两次。”——米斯拉

 

《沙丘勇士》

姓名未留青史,战绩流芳百世。

 

《旋风挥击》

“我总觉得法拉吉人打造的沙漠兵器比毫无灵魂的机器更可靠。”——米斯拉的保镖哈札

 

《米斯拉的猛攻》

“哈。克撒又低估了我的力量。” ——米斯拉

 

《克撒的拒斥》

“跟往常一样,弟弟的行动鲁莽无谋。”——克撒

 

《致命还击》

“自动机械虽然快速精准、永不停歇,但它们都有同一缺陷:行为固定。找出规律。趁暴露弱点时出击。”——克撒军将领霍兰斯

 

《魔力石破裂》

“快跑!魔力石一旦爆炸,就连那尊庞然大物都会只剩地面巨坑。” ——阿士诺提醒哈札

 

《忠诚保镖哈札》

“我从最开始就伴随米斯拉左右。现在也不会弃他而去。”

 

《不弃同袍》

英勇赴死只是虚高气节。

 

《反抗时刻》

“喂?你还在等什么?别浪费兀鹰时间。”

 

《成仁冲击波》

只有军需官为损失落泪。

 

《整修充能》

“把遗体都抛出去。他们只会徒增重量。”——阿基夫技师罗尔夫

 

《收押入狱》

战停都是不重要的**筹码,两兄弟均无意付出利益来交换。

 

《战场融炉》

随着泰瑞西亚矿藏渐被挖空,金属废渣变得愈发常见。——《古文明之战》

 

《伏流》

“战争污染了**,将原本的富饶田野变作遍布泥泞与锈尸的腐臭沼泽。”——《古文明之战》

 


 

【基克斯的阴谋】

 

《空无之门》

“我终于重建了索蓝境界通道!在通知克撒勋爵之前,我先自己来试一试。”——克撒军神器师欧赖安,最后的研究纪录

 

《空无之门》

只有怪物才可能造出这样一扇门。只有**才会打开它。

 

《非瑞克西亚连境通道》

五千年后,噩梦重现。

 

《煞索恶魔》

克撒和米斯拉并非泰瑞西亚大陆上唯一觊觎魔力石能量的生灵。

 

《约格莫夫判官基克斯》

 

《基克斯的信徒》

“机械毫无恐惧,从未伤悲,不知饥渴——眼中只有荣光使命,真诚而纯粹。”

 

《痴呆祭坛》

“主人托梦让我看到了更多事物:一座祭坛,精致而完美。我们必须立刻造出来。”——基克斯牧师亚托纳克的笔记

 

《基克斯派掠颅客》

“每杀**,就令世界离完化更进一步。”

 

《恶魔意图》

基克斯刺穿信徒思维,吸取经历,获取所知。

 

《基克斯的抚慰》

“让我看看你经历的美味伤悲。”

 

《基克斯派控偶师》

对别人来说,这是亵渎圣物。对基克斯来说,这是增效神物。

 

《合成福音师》

“用钢铁烁油去铸就未来!”

 


 

【魔法发源地泰瑞西亚城】

 

《象牙塔》

“泰瑞西亚周遭白石环绕,乃是求学与知识之城,此处的魔法允诺为遭奇械吞噬的世界带来光明未来。”——《古文明之战》

 

《象牙塔》

象牙塔中居民奉求知为毕生追索,在此处牺牲力量换取知识必有回报。

 

《拉特南创院人札夫拿》

札夫拿与妻子河鼓共创了一门崭新学术体系,最终传承千代、造福万年。

 

《魔法大师河鼓》

 

《灵眼》

“我正姿端坐,思绪回到了拉特南学院,脑海净是翻着洁白浪花的碧蓝海浪冲刷滩头的安稳景象。就在其中,我看到了能量所在,于是我将之召唤至此。”——河鼓,冥思纪录

 

《迷梦深井》

“愿望尚可操控。梦想则更要混沌许多,且不受理性约束。”——《河鼓形上学论》,卷II

 

《知识涌流》

“集中精神。你控制的是一片海洋,还是千滴雨水?”——河鼓

 

《拉特南专家》

“每本著作都是通向启迪之门。求知欲则是你打开大门的钥匙。”

 


《云钥》

“钥匙只能打开门锁。持钥人还须决定是否要亲自跨过门槛。”——《河鼓形上学论》,卷II

 

《蹊径会的罗兰》

 

《基克斯派渗透者》

泰瑞西亚城陷落只是时间问题。主人的计划平稳而顺利,正如我血脉中流淌的烁油一般。

 

《蹊径会异端》

“如果你手上只有锤子,那所有东西都只会看着像钉子。我只是建议工具箱里多备点其他器具。”

(注:图中人在尝试将魔法和机械融合。后文有泰瑞西亚的机械法师,或许是对此人研究的呼应?)

 


 

【泰瑞西亚的战火】

 

《蹊径会施援》

泰瑞西亚城最终敞开了象牙塔的大门,接纳希望逃避无休烽火的民众入内暂避。

 

《蹊径会学者》

眼看米斯拉军兵临泰瑞西亚城下,寇洛终觉自己精、气、神结合为一。于是他深深吸气,信手凭空给出回应。

 

《离散射线》

米斯拉军要求蹊径会交出秘密。河鼓追随者大方地让他们见识了一下。

 

《时律护持师》

“你管这叫作魔法,我则称其为回忆之力。”

 

《钢铁模范》

至于这身影是自动机械还是法师,不同报告的结论各异,主因是见过它的几乎没人活下来。

 

《强制冷却》

“退回象牙塔!这样撑不了太久!”——蹊径会凛寒术士瓦约

 

《爆裂地带》

 

《抹灭击》

在绝望之中,佩洛脑海中回忆起那场险些令其家人丧命的闪电风暴。等他睁开眼后,周身仅余乌烟飘尘。

 

《河鼓的最终冥想》

(注:河鼓通过最后的冥想爆发出强力魔法,消灭了兵临城下的三座龙引擎。她之后由于力竭而被敌人杀死。)

 

《军势散尽》

“黄铜七神在上,这可是座学术之城!他们怎么下得了手?”——克撒军副官沙勒曼

 

《罗兰的逃难》

眼见泰瑞西亚城火光熊熊倾覆在即,费顿急忙将同兆硬塞到罗兰手中,让她赶紧逃命。希望与她随行。

 

《彻底摧毁》

象牙塔一座座接二连三地倾倒,敌兵攻势绕着环形的城墙走,一站站推动**钟的指针。

 


 

【米斯拉的腐化】

 

《马法瓦威领米斯拉》

“基克斯兄弟会不断在米斯拉耳边挑拨蛊惑,原本那股想要证明自己的动力,也被慢慢扭曲成对力量的无魇饥渴。”——《古文明之战》

 

《阿士诺的干预》

“听着,鸭鸭。基克斯势力无处不在,遍布各界。米斯拉听不进去……或许克撒愿听。”

(注:鸭鸭是阿士诺对达硌士的昵称。)

 

《腐化》

“最睿智,最博学,最伟大的族长,”基克斯派教徒说道,“承您盛名,我们会献上您要的任何助力。”

 

《钢油幻梦》

米斯拉关于非瑞克西亚的梦魇之中,总是充斥着苦痛折磨的尖鸣与金属扭曲的啸响。就算清醒之后,此等声音仍在其脑中萦绕不散。

 


 

【兵临亚格斯岛】

《自然圣所亚格斯》

 

《断根收成》

当两兄弟发现亚格斯岛这片净土之后,战事就变成谁能抢得更快。

 

《裂地泰坦》

“把图解交给弟弟。告诉他这样就能让克撒动不到半分亚格斯的资源。”——约格莫夫判官基克斯

 

《战争迷雾》

亚格斯沿岸的浓雾异常厚重,让两兄弟的**在其中相向而行都未能察觉对方。

 

“还记得堆在东线的那些育苗舱吗?我想到个主意。”——克撒军士官凯勒

 

《育苗地皆伐械》

成长经千年,分秒收割净。

 

《西坦努坚兵》

兄弟之战不断延烧,令泰瑞西亚土地枯萎、天色蒙灰。亚格斯守护者决意保护自己的岛屿,以免落入同样境地。

 

《动物群祭师》

“所有猎食者与保护者都听我号令,如今战事将至。”

 

《掘地锐喉兽》

“奇怪。我记得没准备在这挖壕沟啊。”——阿基夫斥候罗格聂

 

《贮宝遁蛛》

对亚格斯的蜘妹来说,扑翼机不过只是更大、更脆的苍蝇罢了。

 

《盖亚的骏马》

“就连树叶也反对你的到来。你又拿什么来跟自然之力作对?”

 

《亚格斯仙子》

“下次把排气口造小一点!”——克撒,给工程师的批注

 

《根径涤净师》

“圣恩并非存于德鲁伊的祷告之中,甚至不见于泰坦尼亚教廷仪式。它正蕴于此处,土地泥壤便是盖亚显灵之所:她随性而来,不受缛节束缚。”

 

《盖亚之声泰坦尼亚》

 

《自然之力泰坦尼亚》

 

《直刺咽喉》

当泰坦尼亚提议收兵时,克撒只不过言辞上加以拒绝。而米斯拉则以行动令她的子民为此等羞辱付出代价。

 

《泰坦尼亚的指命》

 

《唤醒林木》

“我们料到了亚格斯人会固守**,但没料中**自己起身固守。”——阿基夫之盾穆雷尔

 

《白木甲》

有些盔甲乃是金属铸就,而有些则是林木织就。

 

《岩枝魔像》

“打造奇械并非创造的唯一方式。”——泰坦尼亚

 

《变巨术》

“就想象一下你被碧仙吓到的时候。直接抬脚把他们踩扁!”——克撤军机械师凯瑞许

(注:个人拙见,这句中文风味文字是不是翻译有误?原文:Imagine being scared of pixies. Just smooth them under your boot!

是不是应该翻译成“怎么还有人害怕碧仙。抬脚把他们踩扁就是了!”,是机械师远程对机甲里的士兵的指令。结果其实通讯那一头,碧仙长到了强而有力的十多米……)

 

《盖亚赋礼》

当要与树木大军作战时,就连米斯拉最优秀的将领都一筹莫展。

 

《盖亚化身泰坦尼亚》

 

《合金物灵师》

“这金属在被从地里掘出之前,原本就属于亚格斯,现在它又重归亚格斯怀抱。”

 

《亚格斯投机者》

“自然会自我适应。我们也应当如此。”

 

《死华仪式师》

每位丧命亲友均是悔恨之种,期望能以盖亚之名再度绽放。

 

《成形野地》

“毁灭之中亦有美感。或有人会觉得这场战事是幅杰作。”——阿士诺

 

《虬根护柩木》

亚格斯的树灵大多数都遭战争火焰吞噬,幸存的则被复仇怒火吞噬。

 


 

【最终对决】

 

 

《痛苦窘境》

米斯拉不惜代价想要击败兄长,于是便放任基克斯毁灭自己作最终一搏。

 

《基克斯掌偶米斯拉》

 

《克撒的指命》

 

《宿命交接》

“把同兆交给克撒,不计代价。叫他在里面装满**的回忆。”——阿士诺嘱咐达硌士

 

《护国勋爵克撒》

 

《壮绝对抗》

“你让你自己衰老得太快啦,所以你的光减弱了。我们该好好谈这最后一次呢,还是我现在就杀了你?”——米斯拉嘲笑克撒

 

《恶心实化》

米斯拉已一去不返——剩下的不过是一尊**相同面庞的机器。

 

《非瑞克西亚臣民米斯拉》

 

《强能石与弱能石》

 

《克撒的同兆》

 

《多重宇宙加身》

 

《鹏洛客克撒》

 

《灾祸残迹》

同兆爆炸强威夷平**,仅余飘雪与悲戚。喧嚣骤静,克撒兀自伫立。

【陈鸣阳注:很多牌手应该都很好奇米斯拉在兄弟之战的结局,官方也没给个具体的说法,按照概率来说应该是被同兆炸死了,但根据克撒之疚一牌的背景叙述,米斯拉应该是打输了,因为连着龙引擎被带回非瑞,当做组件给拆掉了,克撒才会在非瑞大本营再看到米斯拉,虽然已经只是一部分了。】

在约格莫夫领地的深处,克撒在烟尘缭绕中揉了揉眼睛并驻足:"米斯拉...?"


 

【终结之后】

 

《罗堰荒野》

同兆震爆不仅标志着战事终结,更标志着诸人所熟知的多明纳里亚已然作古。——《古文明之战》

《肃穆幸存者达硌士》

(注:他晚年和阿士诺一起开了一所魔法和神器学校)

 

《黏土复仇像》

达硌士打造黏土像时,希望它们能经久耐用。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些黏土像战后许久仍在奋战。

 

《淡出历史》

经过漫长的冬眠之后,亚格斯才开始从战事疮痍中缓慢复苏。

 

《险恶贮窖》

“随着岁月流逝,克撒逐渐超越索蓝放眼其他世界,寻找能够平息非瑞克西亚灾祸的咒文或技术。”——《克撒 : 逸展鹏程》

 


兄弟之战的故事就到这里了。本帖只收录了BRO系列的卡牌,没有收录其它旧牌,因为工作量实在太大了……

说一点个人看法:整个故事看下来还是很有满足感的。在浏览牌表的时候,我一度觉得兄弟之间的大战渲染得普普通通,但放一起看,感觉官方对每场战役还是花了很足的笔墨来刻画的。无论是兄弟二人的变化,还是战争的技术升级,还是两个败家子走到哪毁到哪的整个过程,都交代得挺清楚。一套卡牌竟然糟|蹋了五个地方(考古点、萼城、魔法城、森林、全世界),确实有一种大战持续了很久的历史厚重感。

米斯拉是作为反派存在的,最后失去了自我,成为了大怪物,就不多说了。克撒作为米斯拉的对立面、卡恩的爹,理论上是个偏正面的角色,护国勋爵嘛。卡牌对克撒一方所花的笔墨也明显多于米斯拉。但从实际塑造来看,克撒在前期为了佑天的国|库和知识与公主联姻,婚后对她倍加冷落,证明克撒从一开始就不是个多正义的人。如果说他前半生还有追求完美、精工细作这些工匠美德(他手下挖块魔力石都要几个月,秉持了他的老师关于考古要慢工细作的作风),后来他就蜕变为了一个会督促手下量产粗糙机械、会让鬼怪用炸药暴|力开采魔力石的战争狂。随着战事进展,他人情味尽失,草菅人命,涸泽而渔,对家庭、子民或环境都漠不关心,干的坏事不比米斯拉少多少。“护国勋爵”对于此时的他,已然成了一个讽刺的头衔。我觉得这样处理还是挺有意思的。

这个故事的主旨,个人认为,不是讲正义大战邪恶,也不是讨论克撒米斯拉谁对谁错,而是讲述战争和仇恨给无辜者带来的深重伤痕。最后能看到森林缓慢地再度萌发生机,真的有一种获得了些许救赎的感觉。虽然我心里始终记挂着兄弟俩在老师身边的无邪笑容,记挂着那架记载他们最后欢乐时光的扑翼机,但左思右想,这俩祸害还是不要危害人间了,早死早超生吧……(化身鹏洛克改邪归正也是一种超生)

说来惭愧,我没看过兄弟之战的官方小说,只浏览过兄弟之战的简介视频,排卡牌顺序的时候查了查MTG wiki。但我确实喜欢碎片化叙事法。就像老头环和魂类游戏一样,只言片语的文字配上大气的画面,令人浮想联翩。感谢官方能在设计可玩性的同时兼顾卡牌本身传达出的风味。

最后以彼方瓶的风味文字作结好了,虽然和兄弟之战没有联系,但我很喜欢那句话,很大气。

“有一晚,欧娜将天空装在瓶中。第二晚她调整过星星的排列后,便将之释放。”

千秋伟人也好,千古罪人也好,谁又不是历史星河中一颗微不足道的小星星呢。

2022年11月22日 发布于北京
全部评论 69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

160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