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法为什么是神?在谈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说说其他职业卡组相较于开门法究竟差在了哪里。

首先是犯下了傲慢之罪的贼
自伺机待发、暗影步和秘密通道的诞生,贼就对神露出不屑的笑,这种傲慢的职业注定走不长远。事实也正是如此。所倚仗的鬼灵、导演和48斩水雷在被神仆设计师拿下后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在工坊版本再次挑战并败给神。它那些狂妄地挑战神的同伙——海盗、水雷、塞布巨人、红龙、剑猪,都被神(和神的信徒)一一化解。与之相比神就很谦卑。40宇门只是神留给凡人的慈悲。神不是不能用多重方式统治天梯,只是不想通过太完美的表现让对手绝望所以故意不用。可笑有些庸人不理解神的良苦用心,竟然还用这些事来讥讽祂,我劝你们好自为之。

然后是犯下愤怒之罪的一拳德
只是因为挑战神的威严的爆牌德被神仆设计师做掉,古夫后期形态被神一一擒拿,便怒气冲冲地拍巴内斯修炼自闭一拳。此举违背了神在《新约》中的神谕:“随从交互。”于是神再次降下了他的惩罚,他的攻击力无法穿透神的脱罪,他的启动无法挑战神的冰箱异议,他曾经的护甲在神面前如同吹弹可破的宣纸。

接着是犯下懒惰之罪的宇宙骑
自以为可以依靠自闭的典狱长托尼碎盾逃避时空之门的神罚,在多头蛇年便走上了自闭乌龟的歪门邪道。其实大家有所不知,在圣骑士抛弃随从交互使用典狱长的时候,其脑海中闪过的画面,正是伫立在时空之门之中的神,那时神告诉他:“你只可到这里,不可僭越。”然而,神的劝说不但没有让圣骑士迷途知返,竟然还敢继续挑战神的威严。于是神降下了他的惩罚。典狱长退环境后成为了永恒的囚徒,偷袭神的战争前线塔卷otk被神仆没收,最后掏出威胁神的元 气 弹被神轻松化解,从此被神剥去了龟壳。

再然后是犯下了嫉妒之罪的战吼萨
屡次被神击败,但口服心不负的萨满,暗中嫉妒着神,甚至胆敢当众说出如果打开过载之门,感觉自己会更强这种话。于是,在工坊版本,战吼萨再次被神正面击溃。不过,念在萨满最终皈依了神的开门神教,并且践行神的意志使用鱼人吼讨伐了屡次以下犯上的剑宗任务术后,神应许了他投资沙德的一切。

还有犯下贪婪之罪的暗牧
宇宙暗牧曾经在纳堡联合各种超模卡牌,欺世盗名,统治了狂野,终究因贪婪爆体而亡。后来在荒芜之地,快攻暗牧卷土重来,彼时神忠诚的王子外出,神委托卡德加铸造的法宝星空球也未到货,贪婪的暗牧多次依靠抢血亵渎谦逊的神。然而,到了工坊版本,暗牧震惊地发觉,暗影背叛了他,暗影在神的时空之力前宛如残烛。令暗牧再度震惊的是,神仁慈地接受他的弃暗投明,指点他学习时空之道。被神调教出的快攻龙牧和心火龙牧成功撼动了狂野环境,这,自然是因为神的应允。神本来期冀他为自己在人间的代言人,在自己可能被削弱之后替自己继续打开时空之门,为此甚至不惜亲自为牧师铺路,主动输给龙牧,将一切荣耀都归给他,甚至应允他可以分享自己最爱的时空之力。但最后牧师却被力量蒙蔽了双眼,不再以践行神的理想为自己的理想,也不再聆听神的教诲,甚至自以荣光已经超过了神,竟然背叛神,重新沉沦于暗影和宇宙的淫威,于是神降下了惩罚,投身宇宙后牧师从此不再稳定拥有强势的快攻节奏和斩杀能力,而他的龙不能自闭秒人,他的随从再也无法通过时空之门逃脱神的冰环,他的随从再也无法击穿神的脱罪,最后只能成为环境里发烂发臭的听牌卡组。

以及,犯下暴食之罪的术士
在神子宇宙暗牧堕落之后,神开始寻找下一个代言人,这一次,他选中了术士。相较于神,术士无疑是不完美的,他没有神足以让对手窒息的冰环脱罪冰箱,也没有神深不见底的时空之力,但神将自己最虔诚,同时也是实力最强大的两大能力(过牌和超展开)暂时交给了他,并延续了对牧师的铺路操作(对于熟练驾驭时空之门的神,祂的时间顺序无法被凡人理解是理所应当的),但由于工坊宇宙暗牧的事,神认为或许是自己的灵压过大才导致了神子的堕落,于是这一次,神选择了在时光之穴离开,减少术士的心理负担,最终,三代弃牌术和任务术成功了。然而,犯下暴食的三代弃牌术不但运用窟穴对神进行狂妄且暴力的超展开,而且用过期货物反复操作灵魂弹幕妄图破坏神的脱罪;剑宗任务术不但冒大不韪借助神的死敌洛欧塞布的力量,更妄图串通无语证人斩杀神。他错误地认为神的力量来源于限制和操作空间。最终,术士也因暴食之罪收到了惩罚,他癫狂的地标被神仆设计师略施小计拿下,他的黑眼巨人无法对抗任何环境里其他神的信徒使用的卡组,他的恶魔之种也无法击穿神的脱罪,染指神纯粹的时空之门。

最后,犯下色欲之罪的防战
荒芜之地版本,快攻暗牧卷土重来,两面三刀的设计师用快暗吸走了神的精气,神非常虚弱,无力再统治天梯,只有信徒依旧在维护神的威严而已。此刻已经决心退隐的神依然心系天梯,于是他选中了第三位神子——防战。作为第三任神子,防战很好地维护了神的威严。但在接连用叠甲过和铜须爆牌鱼惩戒两代堕落的神子后,防战在标准放情纵欲,滥用余震和奥丁的力量。于是,神的预言:“战甲慢;甲都是纸”再次在末代神子身上灵验,防战最终彻底身败名裂。

🙏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