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球万智降临】51——52 探索裂片妖母巢!

  • # 万智牌
  • # 二次创作
  • # 二次元
  • # 桌面游戏
  • # 卡牌介绍区

第50章 潮没树丛

血战过后,沈筹并没有去和大楼内以及室外的其它张单斌手下纠缠,而是直接离开。

这次行动,一开始的爆炸与张铭洋的出现都是沈筹计划的一部分。

本质上这就是最简单的调虎离山,只不过沈筹多套了一层。

在最开始,沈筹通过释放怪物蛮力瞬间增加的力量把来自于餐厅内的燃气罐丢出,借助爆炸将守卫调离张单斌附近。

对方不是**,自然不会傻傻派遣主力部队,于是就该让张铭洋出马,利用营地最强者的身份吸引走真正的精锐火力。

而同时,张单斌绝对,也的确没有意识到,世上居然还有一只龙鬼正渴望着他的项上人头,更不会料到自己的藏身处已经暴露。

但,就算有张铭洋的帮助,要不是自己有神圣之力、巴洛西皮甲护体,还通过拷问昌邑得知了张单斌的具体位置,那这个计划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末世,不付出人命就成功的事儿,实在太少了。

没受伤吧,张铭洋?

与盟友会合后,沈筹掏出匿迹水獭,交还给张铭洋。

还好。按你说的,我一直没有正面对抗。

张铭洋拍了拍肩膀,但紧接着话锋一转:

但我消耗掉了一张宝贵的法术卡,所以我希望你能多教我点东西。

可以,当然可以。

沈筹毫不吝啬,毕竟对方有事儿是真上。

而这次行动,自己也着实得到不少好处。不说那些现在储存在次元洞的枪械、兵器,单说卡片就得到了宝贵的黑檀军团骑士

 

能得到这样的天赐卡,这些天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张铭洋,张铭洋…”

不远处的道路上,,犀牛一行人急匆匆赶来。他们手中也拿着武器与卡片,似乎是刚接收到消息。

愁沈先生,你也在?

周兰茂惊讶地看向沈筹,心中不由得惊奇。

他还以为后者是随便找了个借口,走人了呢。没想到竟然和张铭洋出现在这里。

张铭洋先生,我们刚收到消息,就急匆匆赶来了…”

犀牛精致的眼睛审视着二人,透露出尊敬和欣赏。

我们实在是没想到,您居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能对抗张单斌的势力!

原来是因为张铭洋…”

周兰茂这时候才恍然大悟。

对啊,愁沈再厉害,也不可能闹得这里如此天翻地覆吧?

但如果是张铭洋带队,那就不一样了。

其实,一切多亏了他。

张铭洋大佬指了指沈筹。

如果不是他,我不会来这里。张单斌,也是他杀的。

什么?张单斌,已经被他杀了?!

犀牛,周兰茂等人皆是一惊。

他们从收到消息到赶来这里,最多不超过二十分钟,只被裂片妖耽搁了一阵。

而张单斌居然这么快就被杀了!

而且,还主要靠愁沈

看来,之前是我有眼无珠了。

犀牛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知道自己想错,直接抱拳对沈筹道歉:

这位先生,真是多亏了您,亏我还怀疑过你。这次行动…”

客套话就免了。

沈筹摆摆手。

张单斌还有很多手下都活着,你们该咋处理咋处理。哦,还有报酬我也会拿走该拿的。

那是当然!

犀牛点点头。

那这样,我们就帮您进行善后了。

他说着,随自己的下属们激活卡片。

……

三日后,营地内的斗争终于结束。

而最后清点下俩,沈筹收获满满。

不但得到了四把九五式步枪,六把手枪,大量子弹以及武器,还拿到了黑檀军团骑士这张稀有卡片,跟营地报答的大量食物与水。

沈筹对张单斌的小弟们下场如何并不感兴趣,无非就是该死死,该杀杀。

而现在,他又有新的事情要做了。

那就是,前往地脉连接点。

如今,自己已经跨过二级门槛,就差一张停留在这里的许可证。

而地脉连接点,则是沈筹长久以来一直在追寻的唯一条件。

先前是为了找补给才停留在营地,而现在吃饱喝足,自然是该办正事儿了。

有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去?

扯了个逻辑通顺的理由,沈筹对营地内的旅法师问道。

可惜,没人同意。

地脉连接点法力充沛,最会吸引怪物以及异界人,帮手是越多越好。

本来他是想要拉上张铭洋的,但再怎么威逼利诱,后者还是不愿意,说是得好好钻研食品衍生物的制作方法。

就连犀牛和蓝猫也在劝,表示你不如留在营地当个副管理,吃好喝好。

不必了。该有的我都有,再见。

最后,沈筹就这么头也不回的离开,向着营地之外走去。

希望不要太危险。

沈筹心里嘀咕着,却也明白这是天方夜谭。地脉连接点的法术力极度充沛活跃,也会吸引大量怪物乃至其它旅法师、异界人。

聚集地周围的怪物会被定期清理,尸体也会被蜘蛛之母的蜘蛛吃掉,或者拉去充当化肥、武器材料,因而除了裂片妖之外都没有遇到什么强敌。

走了十几里地,沈筹可算找到之前感觉到的地脉连接点。

只是他没有想到,先前自己感受到了两个地脉连接点,而两处地点居然相邻的这么近!

这里是一处公园,杂草丛生,无数匕首似的野草有半人之高,紫色,蓝色,红色的花朵点缀其中,有时分散有时聚集。

各种各样葱郁的树木攀上天空,树皮遍布歪曲的凹陷,用纠缠、繁复的枝干争夺阳光。

植物们的根系早已扎根并损坏了石子路与花坛,*润的腐殖质吸收了脚步声,沈筹屏住气息,小心翼翼地迈步前行。

蓝色与绿色的法力很多…”

公园空气*润,越向里面走,地面与植被表面的水渍也越多。走上三十米后,地面上竟然已经全是积水,能够没入成年人的膝盖。

毫无疑问,这里是一处较为稀有的,蓝绿双色的地脉联结点。可这里虽然法力充沛,却并不适合运用红白两色的沈筹。

滋滋…”

及腰深的深蓝色水中,两团暗色的阴影游过,搅出些许波澜。

沈筹皱起眉头,抓起唐刀却没有攻击,而是立刻沿着来时的路后退。

水中的影子愈来愈近,向着沈筹游去,在双方的距离已经无法再接近后停滞片刻,最终从水下一跃而出。

 

那是两只变幻裂片妖,有着鹦鹉螺似的尖锐头部,以及触须般的细长分叉尾巴,肌肉结实,体表覆盖着鱼鳞,身形鬼魅地观察着人类。不远处,沈筹本来要经过的一颗枯木上,也爬下几只形如枯骨,生有暗黄色花心的怪异裂片妖。

 

水中的裂片妖发出警笛似的嗡鸣声,树上的黑绿色裂片妖则与之交流,吸收周围的法术力塑造自身形体。

很快,这两批裂片妖各自都有了对方的特征,黑色的长出鱼鳞与长尾,蓝色的开出妖艳的黄色花蕊。

“……”

见状,沈筹也有些忌惮。变幻裂片妖是拥有不能被阻挡异能的一级生物,而那些树上的裂片妖则是二级的黯心裂片妖。

现在蔽影矛还在消化芳瑞卡的本质,无法使用,要是开枪说不定还会吸引来更多裂片妖。

难不成,这附近有裂片妖巢穴吗?

他心中揣摩,正准备召唤黑檀军团骑士来快速解决战斗。但此时,不远处却又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嗡鸣。

某个男人,某个带着精海市口音的男人吟诵起咒语,唤起法术力在空间中制造出涟漪。

沈筹没听过这种法术,但却又觉得有些印象。他观察到盘踞在四周的裂片妖突然骚动起来,用利爪和尾巴摩擦地面,仿佛接收到什么信息。

换我来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这次则是非常标准的普通话,声音虽小却也被沈筹强化过后的听觉所捕捉到。

暗处的男人将咒语停在某个段落,说普通话的女人则立刻接上,用浑厚的嗓音继续奇妙的施法。

很快,沈筹便发觉周围的法术力朝十几米外聚集,在一处繁茂的草丛后,一队持枪的人类士兵走出来,背后跟着一只一级神器生物:佑天前线兵,此时那神器生物正拉着什么。

 

看到这儿,重生者有些惊奇。令沈筹惊讶的倒不是这只小队的装备精良,或其包含旅法师的队伍组成。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佑天前线兵拉着的东西。

那是一根,或者说一坨高大的暗红石柱,像是刚从西北的赤红色戈壁中挖掘出来,缠绕着一匹浑身带刺的裂片妖。很难说清楚那裂片妖是否还活着还是已经与石柱融为一体,作为旅法师,沈筹只能看到随着咒文的咏唱,这根石柱正不断向外扩散着魔法。

滋滋滋……”

随着法术逐步完善,被影响的裂片妖们褪去刚刚共享的身体异变,放下利爪,像个散步的老年人那样懒散起来。

最后,黑绿色的裂片妖重新缩回树干,而那些变幻裂片妖竟跳入水中,分别抓了一只鱼丢给沈筹。

“……”

保温杯大小的不知名鱼类扑腾着,溅了沈筹一脸水。

现场前一秒还在在剑拔弩张,此时竟然意外的和谐。

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那根石柱的功劳。

而沈筹正好见过这东西,在牌桌上。

那是母巢石,一张二费的无色神器,用任何颜色的法术力都可以释放,稀有度为金色。

虽然是稀有级别的卡,但母巢石并不没有多有用或强大,更多只是被用来娱乐,或者凑意境。

然而现在,万智降临后,曾经的废物金牌竟然发挥了大作用,平息了原本的会发生的一场惨烈激斗。

 

这位幸存者,你是旅法师吧?

最开始咏唱咒语的男子问道,他身穿绿色的越野服,明显是官方人员。在他的眼睛中,亮白色的光芒闪烁着,如同两颗晨星。

对,没错。

沈筹点点头,对方虽然目的不明,但毕竟救了自己。更重要的是,他能感知到这名男子就是佑天前线兵的操控者,是一名旅法师。

很好。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去裂片妖的母巢看看呢?

第51章 裂片妖巢穴

根据我们的消息,目标地点应该很快就到。

康阳先指挠了挠脖子,挥着佑天前线兵在前方探路,向沈筹在内的小队成员指挥道。作为队长,他本能看了一眼新入队的这个成员。

上辈子跟陆宇接触得多,沈筹对于这些带有军队气息的言语和行动也颇为熟悉,在答应过对方加入行动后很快融入了其中。

小心点,前面十一点钟方向有一只藏在地里的裂片妖,不去打扰它就不会有危险。

离远点,那是一只幽魂,寻常武器根本没法伤到他……”

这种变异的蒲公英可以用来入药,有谁受伤了?

在抵达目的地的过程里,他一次又一次提醒了小队成员潜在的危险。队内只有沈筹一个人玩过万智牌,因而他也就用这个原因解释自己为何如此了解那些怪物。

啊!

队内的生手夏苗踩入深深的泥坑,接着一旁树根上挂着的藤蔓突然暴起,将她整个人倒吊起来。

沈筹眼疾手快,一刀划过藤条,随后接住这个面貌精致的女生。

谢谢,谢谢你……”

被猛男公主抱,夏苗并没有脸红,只是满脑子被刚才那可怖的一幕充斥着,本能做出感激。

这小子,还挺帅……”

先前见过的女人孙东香也不禁咂舌,这人看起来是平民,但协同意识和经验都很丰富,步伐稳重,姿态轻盈,一举一动间无不透露着丰富的野外经验,不像是没有训练过的普通人,只是在这末世的情况下,她也不好多问。

如果早点能遇到他,那这支二十人小队也就不会只剩下六个人了!

或许,这就是旅法师的强大吧。

想到这儿,孙东香也挠了挠脖子。

很好,我们到了。

趟过清水,康阳先最早上岸,指着远处被放射状树叶挡住的一块巨石喊。

沈筹先生,就像之前说好的,你帮我们官方一起完成任务,我们小队也会竭尽全力带你回到安全区。

他低声说道,同时扒开树叶观察起巨石。

没问题。

沈筹点点头,同样走上前。

这周围的地脉链接点不止一个,虽然刚刚好不容易找到的并不适合自己,但他已经能感受到新的地脉距离自己不远。

只不过周围法术力异常的混沌,旅法师也只能朦胧观察到新地脉的方向与这只小队的目标一致,再加上沈筹也刚好需要回到安全区,深思熟虑后答应了帮助他们。

四日前,这片区域突发洪水,大量裂片妖和异界生物在洪水中丧命……”

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利用母巢石进入裂片妖巢穴的外围,调查清楚这附近的生态。都听明白了吗?

小队的成员都点点头,沈筹也知道这个目标,内心并没有太大波动。毕竟他的确需要进入其中,看看地脉连接点到底在哪儿。

眼前的巨石颇为巨大,有居民楼高,整体就像一座用泥巴捏出来的青灰色小山,外表覆盖着凝固焦油似的深色岩石层,像蜂巢那样有着无数大大小小、漆黑的孔洞。

 

上一世,对于裂片妖这种人类威胁的研究始终没有停止过。虽然旅法师、官方、异界人都想要一探裂片妖母巢的秘密,甚至尝试控制裂片妖作为自己的军队,但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除了那神秘的母巢中心,凡人最多的研究也就只停留在巢穴外层,也就是充当缓冲区域的地带。

我们行动,孙东香你准备好母巢石。

似乎是等到了时机,康阳先发出命令,带着余下六人向巢穴进发。

沈筹自然是知道裂片妖巢穴的危险,但只进入外层还在他能接受的范围,更何况有母巢石这个神器助阵,保住小命应该还是可以的。

滋滋……”

小队一直凑近到巢穴十几米内,八只皮肤光滑,肌肉稚嫩的裂片妖便发出滋滋的啸叫,仿佛是在传递警报。

孙东香念起咒语,母巢石再次发出光芒,让这些裂片妖突然安静下来。

接着,好像是把七人当做同类,茫然的探了探头,主动让开一条道路。

太棒了,这东西真是神器啊!

一个男队友见状赞叹道,其他人发现事情如此简单,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除了沈筹。

为什么,这块母巢石闪烁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了?

作为旅法师,沈筹对法术力和一些小细节尤为敏感,而从第一次见到现在,他能直观感受到母巢石的能量越来越强大,效果也愈来愈显著。

是因为靠近地脉的缘故吗?

思索着,沈筹暗暗留了个心眼,和其他人找了个洞口一起进入巢穴。

这里的裂片妖有些少啊!

一个士兵举起煤油火把,借助火光照亮周围的环境。

裂片妖母巢的内部比想象的干燥,甚至有些烦闷,空气里还弥漫着尘土。从入口进来便是一条甬道,通向一个又一个深邃的黑洞,几只有些瘦弱的裂片妖被母巢石挥之即去,一下子消失在了黑暗中,

小尹,小吴,你们去外面守着。沈筹,你是旅法师,去前面吧?

队长摸了摸后脑勺,边说边掏出一只老式摄影机,是不需要电也能留下影像的那种。法术力的干扰让大部分科技失去作用,但还有一部分仍旧有效。

嗯。

沈筹没多说话,径直走到众人身前,手中握着黑檀军团骑士蓄势待发,一队人就这么相互掩护着在古怪暗淡的巢穴外层探索。

身后传来摄像机的咔嚓声,闪光灯的白光时不时从墙壁溅出,众人的影子陡然拉长又缩短,在拍摄的间歇重归火光下的幽暗。

他聆听着风的声音,感知着混乱而又模糊的法力,心中有些不安。

这个巢穴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按照上一世的经验,一座中等大小的裂片妖巢穴至少有三个居民区那么大,分布着20006000不等的裂片妖,内部呈现迷宫结构,通道狭窄多变,只有裂片妖这种能随意改变躯体的生物才能畅通无阻。

甚至于,有人猜测母巢本身就是一个活物,随着族群的壮大而拥有越来越多的功能,因而可以轻易防范那些入侵者。

而眼前这个巢穴呢……

沈筹扫了一眼,他在这里站了二十分钟,又大胆的向黑暗内迈了几步,除了一些生物尸骨和被黄土包裹的生物质外什么都没看见。

不应该啊,不应该这么安静……”

旅法师咂了咂嘴,只觉得这地方说不定有什么巨大的危险存在。毕竟,裂片妖的适应性有目共睹,只是洪水应该无法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在这样的时代,越是平静的地方反而越是危险。或许自己在这边寻找地脉联结点的计划又得搁置了……

想到这儿,沈筹还没来得及头痛,就听到身后传来队长康阳先的呼喊。

各位,我们对裂片妖母巢的初步探索已经完成了……”

他喊着,眼神中饱含兴奋。

虽然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返回安全区……但我有一个新的想法。

这个裂片妖巢穴的安全程度,大家有目共睹。我们来了这么久也才出现十几只裂片妖。

我们现在有着母巢石,不如直接趁虚而入,进入最里面一探究竟?!

康阳先越说越激动,眼神中充斥着狂热。

听到这话,沈筹瞳孔一缩,心中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不解和奇怪。没等他插嘴,孙东香也走过来,带着鼓励的态度说:

我觉得可以!我能感觉到,这座巢穴的核心有着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说不定能让我成为旅法师呢!

沈筹有些震惊的看着这俩人,心想明明之前瞅着还挺正常,怎么突然就疯了呢?

裂片妖母巢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吗?进入外层已经是冒着巨大的风险,还想往核心去?

他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队内其他四位成员,却发现他们同样很是狂热,只有夏苗和自己一样露出惊讶的神色。

我觉得这巢穴很舒服,就跟老家的鸡舍似的……外面的树林全是蚊子,这边不是安全多了?

说不定我们探索完可以跟上级请示,以后就把裂片妖的巢穴改造成聚集地呢!

在外面放哨的小尹和小罗堵在门口,抓了抓手腕,开始神色飞舞地幻想未来,只有夏苗神色慌张地朝自己这边凑,似乎有话想说。

见到这情况,沈筹心中警铃大作,几步走到小夏面前。

小夏,你是凡人对吗?

他问,聚集起微弱的法力,一旦有动静就会召唤出黑檀军团骑士。

对,对……我不是天赋者,也不是旅法师,对魔法一点天赋都没有……”

夏苗弱弱地回答,她脸色很白净,也是队伍里年纪最小的。小夏的祖父非常严格,即便是女娃,为了磨炼也给她安排参军入伍,而灾难后更是没法子抛开这份沉甸甸的责任。

你有碰过母巢石吗?

沈筹的眼中闪烁着狠厉,他心中已经多少有了答案。

没,全队只有我没有碰过……”

小夏努力回忆,半晌才挤出答案。而等他说完,恍然大悟似的睁大眼睛。

沈筹,你和小夏在说什么?

康阳先不再挠脖子了,因为他的脖颈处已经长出如蝮蛇似的漂亮鳞甲,眼皮被一层坚硬的角质取代,手指伸向腰间的手榴弹。

诶呀,我估计夏苗是喜欢上沈筹了吧,正在交换住址呢……”

孙东香此时走过,十根手指不知何时已经黏连在一起,变成了黄灰色的镰刀。

哦,记住,队友之间绝对不能谈恋爱!走吧,继续深入母巢。

康阳先点了点头,和孙东香站在中间让沈筹开路,而佑天前线兵则在他的操控下继续拉着母巢石,紧紧贴在二人身后。

 

“……”

沈筹知道,他们或许还保留着一些身为人类的意识,但一定会在有限的时间内完全转变为裂片妖。

可自己距离他们太近,没办法躲开手榴弹的冲击力,出口又被人堵住,发现似乎只能往前走。

盘算着自己拥有的卡牌,一个计划应运而生。

第52章 更深入些

随着小队的深入,巢穴内部的景象变得越来越奇异。

甬道开始变得狭窄,土地变得坚硬,在火把的照耀中反射着黑色的纹路。

打头的沈筹能闻到某种类似狗毛的气息,以及烂尾房长时间不清理散发出的霉臭味儿。偌大的通道内,脚步被地表吸收,只有火把燃烧的噼啪声。

这地方真舒服,真的好……舒服啊!

康阳先跟在沈筹背后,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就好像回了自己的家,而他的越野服已经被鳞片撑破,布条落下,露出盔甲似的外壳,两只脚也逐渐凝聚成尾巴。

是啊,是啊……”

小尹嘴角勾着回答,一副踏青旅游的模样,手上的火把不知何时已经与紧握的拳头融为一体。

夏苗也不知什么时候靠了过来,像个迷失在野外的小女孩那样凑近沈筹,连腰间的步枪都忘记使用,一双忽明忽暗的大眼睛吓得快要流出泪。

周围的法术力很混乱,如同裂片妖一般多变,沈筹没浪费时间安慰夏苗,而是花了些功夫聚集起来活跃的它们,接着从意识海掏出一张卡牌。

探险地图,普通稀有度,无色,1点任意颜色的法力。

这是前段时间,开卡包得到的卡牌之一,眼下也就只有这张牌能应对目前的情况。

于是沈筹反手将之实体化,借着火光扫视其上的图案。

地图由泛黄的羊皮纸制成,起初布满密密麻麻的标注、路线和色块,在他注入法力后很快变得浑浊,像是一汪湖水那样泛起涟漪,最终呈现出数条相互交错或深或浅的灰色通道。

地图的正中心有一个移动的红白色圆点,而随着几人的脚步,这个原点也在通道中转移,就好像游戏内的小地图那样。

 

这就是探险地图的效果,它是一张活的动态地图,一次注入法力就可以长久使用。

……滋滋,筹……”

康阳先是沈筹外唯一的旅法师,在感觉到法力波动后第一个走上前来。

滋,手里滋,是你的天赐卡吗?

没错,他是一张动态地图,但必须我持续提供法力才能使用。

骗术大师再次上线,真假参半的糊弄起来队长,避免地图被直接抢走。

……动态地图好啊……哪儿条路可以直接进入核心?

其余几个队友都大大咧咧凑过来,就好像这里没有一丁点危险似得。

走过前面的岔路口,再往下走两个洞,最后跳过一个地图上的黑色池子就行了。

沈筹在地图上指指点点,羊皮纸上,黑色的池子后面是一大块与母巢风格迥异的黑白色方格。

……滋,我有疑问。

孙东香的身体已经完全变异,双腿不再,只剩一条蟒蛇似的长身子。此时的她摆弄着新长出来的镰刀附肢,一颗人头突兀的顶在裂片妖的躯体上。

……我们为什么不走捷径呢?这里明明有另一条路。

她,或者说它把尖尖的镰刀抵在地图一角,上面是一个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的地洞。

对啊,沈筹……我们怎么感觉你不太对劲呢?

康阳先凑近,小尹和小吴都冷冷看着沈筹,手里的九五式仿佛蓄势待发。

夏苗终于受不了了,用最后的理智抱着枪扑向沈筹,像个好不容易找到父母的婴儿那样紧紧揽住他,浑身颤抖。

因为我觉得,那个地洞很危险。

沈筹没有看夏苗,任凭她靠在自己肩膀上蜷曲哭泣,自顾自地开始解释。

你们看地上,我选的这条路的地表明显更干净,而另一条路则多了许多奇怪的类人脚步。

地洞或许很近,但也会很危险。我们又不是裂片妖,当然就只能走另一条路了。

他信誓旦旦地回答,仿佛在诧异几人的脑回路。

康阳先和孙东香对视一眼,接着陷入了漫长的思考。过上两分钟,他俩才异口同声的答道:

对哦,我们又不是裂片妖!

哈哈哈……滋。

小尹和小吴都笑了,像台机器那样发出哈哈声。

哈哈。

沈筹也笑了,把夏苗扶稳,转头时给他使了个跟紧的眼色。

小队继续行走,正如沈筹所愿,他们正沿着他所规划的路线行进。

一路上,他们终于又见到了其它生物——依旧是一些裂片妖,只不过它们都比较瘦弱,并且疯了一样在原地转圈、挖洞或者进食,而周围的墙壁也越来越规整,多出许多标新立异的宗教风黑白条纹。

他们好可怜……”

康阳先看向这些刻板行为的裂片妖,逐渐被生物质覆盖的眸子里露出怜悯。

而接触母巢石最多的孙东香则点头同意: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它已经完全成为了裂片妖,原本那颗丹凤眼的头颅已经不知何时被丢下。

这是最后一个洞了。

沈筹突然大声说话,夏了吓苗一跳。

我们走吧。

他顺着坡道滑下去,而夏苗紧随其后。

小队的其它队员因为要运送母巢石,多花了几个动作,而沈筹则借机抓住夏苗的手,拉起她就是往里面跑。

————筹!

康阳先察觉这个人类的动作,立马呼唤佑天前线兵进行阻拦,又让小尹和小吴看好母巢石。

紧接着,它跟孙东香同时架起与手臂同化的步枪,出溜一下滑下坡道,对着奔跑中的二人开枪!

坡道通往一个山洞似的巢室,地面上是一片混合着绿色飘絮的冷水池,只有几块石头公能让人踩着通行。沈筹直接抱住夏苗,任凭子弹击打在巴洛西皮甲上,在石头间跳跃。

他本想使用怪物蛮力,但这周围的法术力似乎对红色有着巨大的排斥——蓝色、绿色、黑色和白色都有,唯独少了红。

神圣之力附魔的护罩随冲击闪烁起来,照亮了整个巢室。

水中,除了黏连的飘絮外,还有数只潜伏于水中的裂片妖,这些外表生硬的裂片妖仿佛在看护着什么,在枪声响彻后紧紧抱住什么东西。

 

沈筹仔细一瞧,发现那是一颗颗堆积起来的

没错,就是蛋,是裂片妖的蛋。

回想起来上一世对裂片妖繁育模式的调查,他立即想明白这是什么地方。

这片水池,是裂片妖的一个繁育室。

枪声还在继续,想到对方还有手榴弹没有使用,沈筹咬咬牙,带着怀里的夏苗一齐跳入水池中。

噗通。

水花四溅,周围的裂片妖并没有围上来攻击,而是更加卖力地抱住蛋,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别扔!

孙东香正要用嘴巴喷射手榴弹,却被尚能张嘴说话的康阳先用镰刀勾住。

那里……滋,是未来……不能,炸!”

……“

孙东香愤怒的把刚探出头的手榴弹咽下去,气不过来地看着沈筹在水中逃窜。

别急……滋,我的……天赐卡……”

而这时,佑天前线兵终于追了上来,在水中很快沉底,稳步的前进。虽然它腰部和双手都有许多弹孔,但这并不影响一个神器生物的行动。

水的深度及腰,水质复杂,沈筹还抱着夏苗,因而双方的距离很快就缩减掉。

佑天前线兵握紧武器要刺,沈筹正准备召唤黑檀军团骑士,却发现前线兵与康阳先的联系非常微弱。

没错,非常微弱。旅法师对自己的生物卡有着心灵与法术力上的双重链接,而沈筹能看到康阳先与佑天前线兵的这两条链接都无比脆弱,仿佛一戳就碎。

佑天前线兵的武器袭来,沈筹用空闲的左手一把抓住佑天前线兵,顷刻卡化。

而这平常根本不可能的行为,此时竟然因为对手的青涩与虚弱,达成了目标!

佑天前线兵,变成了一张卡牌收入沈筹的意识海中!

啊!

随着天赐卡的失去,康阳先发出作为人的最后一声惨叫,痛苦的蜷缩在地,接着皮肤爆开,变成了一只赤红色的炎腹裂片妖。

 

而沈筹此时已经带着夏苗趟过水池,来到了一扇漆黑的木质大门前。

一把抓走夏苗的步枪,对着炎腹裂片妖射了一梭子,接着伸出手,尝试推开大门。

谁曾想,触摸到木门的那一刻,一股浩瀚黑白法力汹涌而出,带着纯粹的恶意刺入他的躯干。

在昏迷之前,沈筹召唤出黑檀军团骑士,下令把自己和夏苗带进门后。

——————————————————————————

作者的话:这段时间忙于六级跟期末考试,本以为来到假期可以挤出时间,却发现还有教资等证件没考下来,更新的慢,还望各位海涵。

 

 

 

7月8日 发布于河北
全部评论 6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

13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