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族崛起OC】Q版故事-棉花糖回忆

  • # 夜族崛起
  • # 二次创作
  • # 二次元
  • # 原创绘画

以下内容为我于2024年5月起绘制的全彩Q版小漫画。

→有关角色介绍与各类插图请参阅旅法师营地贴←

第一集【夜族崛起OC】Q版故事-棉花糖启程

有条件使用discord的情况下也欢迎来我的帖子查看我的漫画更新进度。

゚+...*゚+. sufferay's chibi world ゚+. *゚+.

——+——+——+——+——+——+——+——+——+——+——+——+——

不知何时 他从一片金色的麦田中醒来。

这是棉花糖公爵还没有成为血族时的故事。

 

 

 

 

 

 

 

 

 

 

他是个平凡的画家,度过着卖不出多少画作的,平凡的每一天。

坚信明天依然会到来的他,在夜间归宅途中,面对着在火光中摇曳的身影。

浑然不觉这平凡的日常就要结束了。

 

 

 

 

 

 

 

 

 

 棉花糖发现一名有些奇怪模样的人向自己的方向摇摇晃晃的走来,他浑身鲜血,摔倒在地。

棉花糖拉起重伤不起的他,惊觉不远处有恐怖的魔物追来。

在顺利的躲避了追猎后,他试图询问对方是否还好。

棉花糖没有察觉对方其实是一只吸血鬼。而且浑然不觉对方被惹恼了,不知是因为自己是人类对血族贸然出手相助,还是因为对方仅仅只是饥饿呢。

棉花糖立刻被袭击,吸干了血液。

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结束了自己不明不白的短暂一生。

 

 

 

 

 

 

 

 

 

 这名吸血鬼借助棉花糖的血液恢复了力量,在离去之前似乎犹豫了一下。

棉花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寒冷阴暗的地穴中。

他爬出自己躺着的棺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困惑,迷茫,好奇,这些情绪驱使着他走向他目之所及唯一的一幢门扉。

在那门扉后,坐在王座上的身影,正是自己失去意识前试图帮助的人。

 

 

 

 

 

 

 

 

 

紫发的血族看着棉花糖,平淡但又充满威仪的声音传来。

“向我俯首。”

在棉花糖反应过来前,他的身体就自己做出了动作单膝跪地一边行礼。就像是被遥控的机械在服从主人的命令一般。 

那名血族自称达斯特,是吸血鬼之庭的将军与审判者。

他讲述了自己的目的,另一名血族,名为德古拉的不死君王正在瓦尔多兰大陆上展开血腥残暴的统治,而吸血鬼之庭正是以讨伐他为目标。

达斯特看中了棉花糖的可能性,要求棉花糖加入他的军队,他们的战争。

 

 

 

 

 

 

 

 

 

 “但是我只是一个画师,一个人类,我怎么可能拿起武器去战斗?”

“人类?你不再是,你已经是一名血族,我族的一员,我的血亲。”

在不可置信与惊愕惶恐中,达斯特以魔法召来一名人类女性村民。

他在测试棉花糖。

他要看看棉花糖会服从自己的新身份,亦或是能够抵抗血腥的饥渴,为了保护人类而向身为血族的自己对抗?

而棉花糖做出了抉择,选择了后者,他抵抗了自己的心兽,抓住村民开始向外逃去。

 

 

 

 

 

 

 

 

 

 料到棉花糖的行动,达斯特掷出控制心灵的法术。

被法术击中后,棉花糖停下了脚步,在原地陷入静默。

并且 在村民有所反应之前,被达斯特控制着用利爪贯穿了她的身体,

残忍的达斯特像操纵提线木偶一样,令棉花糖甩开那妇人的身体,并随即解除了控制。

他要剥夺棉花糖的退路,亲眼看见他的意志崩塌。

 

 

 

 

 

 

 

 

 

 达斯特知道如何在不使用暴力的情况下彻底摧毁一个人的信仰,也知道让对方屈服的最有效方法。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在哭号过后跪倒在地的棉花糖,对达斯特露出的眼神中,仍然有愤怒的火焰在燃烧。

操纵棉花糖杀害这个人类,是为了让棉花糖背离人类的道路。

达斯特判断出他希望站在人类的一边,于是通过这种方式培养他对吸血鬼的敌意。

加上被剥夺了退路,这种情况下更容易将他收入自己的部队。并让他更好的服从“消灭德古拉或者其他吸血鬼”这个命令。

不管棉花糖怎么选择,达斯特都会赢。

 

 

 

 

 

 

 

 

 

 

达斯特在恐怖的沉默中忍耐,看着拒绝进食血液的棉花糖在狂吃人类食物结果吐到满地打滚。

达斯特不是不能看着棉花糖原地饿死,他只是觉得这样很浪费,且人类的反抗让他难堪。

“如果你继续抗拒鲜血,你将在漫长的饥渴中枯竭而死。不要忤逆我。”

他踩住棉花糖试图抓住面包的手,冷酷的说道。

 

 

 

 

 

 

 

 

 

 

 

 

达斯特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在数次遭受棉花糖的忤逆后,终于怒不可遏的将因为饥饿濒临死亡的棉花糖扔进关有人类的囚室。

“杀了他,不然死的就是你。”

“……不,绝不!”

 而下一秒,棉花糖的身体就开始渐渐焦黑,开始崩解并化为尘土。

达斯特当机立断的上前,割开了囚犯的手腕,强行将血液灌注到棉花糖的口中。

 

 

 

 

 

 

 

 再醒来时,棉花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在使用法术治疗自己的达斯特。

棉花糖意识到对方在救自己的命,但是,感谢的话仍然无法说出口。

“那个人类,你没有杀死他对吗?”

这一刻,达斯特还是退让了。如果仅仅是不杀死人类就能令这个任性的子嗣服从,那么退让也并非不可。

他叹了口气,表示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下一次,之后抱着棉花糖离开了囚室。

 

 

 

 

 

 

 

 

 

 时光飞逝,日子一天天一月月的过去了。

棉花糖也在达斯特的领导下接受了基本的战术与魔法训练。战线仍在艰难的推进。

光之教会的建立对吸血鬼之庭是严重的打击,获得光之力量的人类开始反攻吸血鬼,同时德古拉阵营向瓦尔多兰的中央地带大军压境式的侵袭。达斯特虽发愁,不过依旧冷静的处理各项事宜。

棉花糖虽然不太能释怀达斯特对自己做的一些残酷事儿,不过还是觉得,要是能帮上点忙就好了。

 

 

 

 

 

“为什么血族之间要互相征伐?就不能和平共处吗?”
听到棉花糖这么说,达斯特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他并没有生气,只是驱离了棉花糖,好让他不要打扰自己继续思考。

不过棉花糖还是听从达斯特的建议,试图在治疗的路线上发展下去。

 

 

 

 

 

 

 

 

 

 

 

 

 

 

 

棉花糖用能力治好了一名士兵的伤势,虽然对方并不是很看得起棉花糖,

资历尚浅,性格柔弱,身为达斯特将军的直系亲族不仅没有摆架子,还露出一脸纯真的傻笑。

但毕竟是被帮助了,又看在对方身份的份上行了个礼便离去了。

棉花糖若有所思,而下一瞬间的闪回,便已经来到战场之中。

"我救不了他 "

不幸的是,不是什么伤都能够被治疗,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只是一个瞬间,就有无数的血族倒在人类的光之力与德拉库拉的魔物之下。

而映入眼帘的,是达斯特也一并在前线奋战的身姿……

 

 

 

 

 

 

 

 

 

 

难以应付两面敌军的夹击,达斯特陷入险境。棉花糖出手,使用血魔法重击了达斯特身后的角魔。

达斯特当然不会对此表示感谢,哪怕是对新兵而言,想在战场上活下来这也只是刚好达到及格线而已。看着慌慌张张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棉花糖,达斯特只是如常一般冷静的指示着对方下一步的行动。

虽说达斯特已经表现的如此沉着,也依旧难掩他持久作战的疲惫。而就在这时,危险的敌人逼近了。

 

 

 

 

 

 

 

 

 

 在持久且激烈的连续战斗后,二人均已疲惫不堪,

达斯特准备下令暂时撤退到战线后方重整旗鼓,但是,他回过头,

那只没有被彻底击杀的角魔的利爪已经挥到自己的眼前……

 

 

 

 

 

 

 

 

 

 

"战斗吧,为了活下去。"达斯特说。

他其实想表达的还是还了棉花糖一个人情,但他终究没有承认。

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至少也要让子嗣存活。

为了获得胜利,他知道自己早该牺牲棉花糖的。

是因为想还人情吗?是因为他一向是个对同族忠诚的人吗?是自己真的逃不掉吗?

最后一刻他意识到——

自己还是心软了。意识到自己其实是有点在乎棉花糖的,达斯特露出自嘲的微笑。

迎接那个迟早都要到来的失败,而那个迟早,或许就是现在吧。

 

 

 

 

 

 

 

 

 

 

在恐惧与愧疚之下,棉花糖丢下沾染着敌人鲜血的剑,向着战场之外逃去。

那之后他伪装着自己的身份在夜色的密林小径流浪,偶遇了一些饥饿的难民正在乞食。

棉花糖想着,也许自己能帮上他们……

 

 

 

 

 

 

 

 

 

 

难民们指引棉花糖来到他们残破的村庄,这里是因为吸血鬼内战而被波及的众多区域的一处。

虽然不是棉花糖的义务,他还是决定帮助这些饥饿又疲惫的人类。

在森林狩猎的时候,棉花糖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尖叫,

他回头望去,那是一名红发如火的少女...

 

 

 

 

 

 

 

 

 

 

棉花糖救下了因为被狼袭击而躲在树上的少女,向她伸出手。

“别担心!我是来帮忙的~”

少女目睹了身为吸血鬼的棉花糖使用的致命魔法,但是她并没有害怕面前这个看起来毫无攻击性的吸血鬼少年,

她相信对方的确是来帮助自己的。

他们手牵着手回到村落废墟,将少女带回到父母的身边。

少女回头看向棉花糖,就这样,他们之间有了一个秘密。

 

 

 

 

 

 

 

 

 

 

棉花糖努力的重建着破败的村落,向村人们提供自己搜集到的食物。

随着他的援助之举,越来越多因战争失去故乡的流民加入了这个小小的聚落。

其中一名男子哭诉着自己许久杳无音信的爱妻,但听着那人描述的特征,竟是棉花糖被迫杀死的女子。

虽然不是棉花糖自愿如此,但那女子终究死于自己之手。

棉花糖没能说出真相,因愧疚与自责夜不能寐。

 

 

 

 

 

 

 

 

 

 

夺去自己人类的身份,逼迫自己杀害无辜之人,将自己送往残酷的战场。

按理来说,无论哪一个理由,都本应令棉花糖无法原谅达斯特。

但是,当一个人逝去,最先被遗忘的是什么?

——是他的缺点。

棉花糖也曾被他关心,也曾被他教导。他赋予了自己活下去的机会,也因保护自己令他失去生命。

棉花糖就是做不到去恨他,而悔恨的泪也无法停止流下。

我的魔法就像个笑话,我谁也没能救下。就在棉花糖为此独自垂泪时,那名已经注视着他许久的红发少女接近了他。

在这小小的聚落中,这是不同于其他人的 感激与崇拜的另一种情感。

一直以来都是棉花糖在对他人施以援手,但是这一刻,棉花糖再一次得以受人关切。

他再次感到,温暖。

 

 

 

 

 

 

 

 

 

 

日子一天天过去,村落渐渐繁荣,棉花糖与村民们相安无事岁月静好。

战争带来的创伤仿佛已经不复存在...直到一名村民突然被德拉库林的魔物袭击。

棉花糖保护了那名村民,但也因此暴露了自己吸血鬼的身份。而这一次暴露,结局并不理想。

 

 

 

 

 

 

 

 

 

 

棉花糖为村民带来令其饱足的食物,将村落从破败的废墟中带出。

最终因为他可怖的力量与血族的身份,他只能得到村民们的恐惧与愤恨。

其中一位村民正是在达斯特宅邸中他恳求达斯特不要杀害的那名人类,

在此时因想起棉花糖的容颜向众人宣告他就是那个善于支配他人的恶魔手下的嗜血跟班。

此时即使有少数人未对他抱有敌视的感情,也被淹没在大多数人因恐惧而被点燃的怒火之中。

当棉花糖最初帮助的一人举起草叉冲向他时,

红发的少女毅然决然的挡在闪着寒光的武器前。

 

 

 

 

 

 

 

 

 

 

随着冰冷的晚风,猩红的液体淅淅沥沥的洒落**。那是德古拉被打倒后施下的血咒。

抬头望向这不详现象的众人惊恐地发现,每个人都开始在愈发瓢泼的血雨中渐渐溶解。

惨痛的尖叫和哭嚎,这一刻响彻在这风雨中摇曳的村落。但是谁也逃不掉了。在持久而漫长的痛苦之后,溶解为血肉与白骨。

棉花糖没有逃跑,也无处可逃,他伸出手爬向前方,用尽最后的力气挣扎着,用身体挡住了红发的女孩。他想拯救,他想拯救,一定还有办法,这一次一定要抓住那双手————

但最终,所有人的生命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棉花糖从梦中醒来,但却不记得梦到了什么。

一如既往,他回到了和自己的仆从们一起 快乐生活的小小日常中、

那只从冒险开始就跟随着棉花糖的小老鼠跑出了城堡,奔向雪原。

在那里等待着的是它真正的主人,是那个也许再也不会被棉花糖记起的身影。

他默默的注视着城内的温暖一幕,伫立在飘摇的风雪之中守望,一如既往……

——《棉花糖回忆》完

7月8日 发布于湖北
全部评论 0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

4 0